2014年国际油价六问

2014-04-07 15:48:48 0

国际油价 乌克兰 欧佩克 非欧佩克 地缘政治风险

  

 

 

|陈蕊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

 

 

  2014年可能影响国际油价的主要因素会有哪些?

石油具有三重属性,即商品属性、金融属性、地缘政治属性,所以国际油价影响因素是与这三重属性密切相关的。

  商品属性决定了国际油价的基本趋势。商品属性在市场中的反映主要是通过供需关系,2014年在供应增长连续第二年超过需求增长的带动下,世界石油供需形势仍将宽松,决定了国际油价的基本趋势应该是降的。

  金融属性和地缘政治属性决定了国际油价的波动幅度。从金融属性角度看,随着QE退出程序的逐步施行,美国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将从两方面打压国际油价:一是将导致美元升值,使国际油价承压;二是将降低市场资金规模,导致石油期货市场的资金重新流入美国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打压油价。

  但在突发事件和局部阶段性地缘政治事件的影响下,市场投机也将十分活跃。比如说,今年以来受美国恶劣天气以及乌克兰等地缘政治形势的影响,投机者持续做多市场,市场中的投机仓位连创历史新高,截至3月4日,WTI非商业净多仓达42.5万手,已经超过了2013年7月30日创下的36.3万手的历史纪录。

  从地缘政治属性角度看,委内瑞拉、伊朗、南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乌克兰等国局势都存在不稳定因素。伊朗和西方国家达成的过渡性协议将在7月20日到期,预计二季度末西方和伊朗将重新就伊核问题展开新一轮的讨论和较量,在新协议达成之前,伊朗核问题将再次成为市场的焦点,对伊朗局势再次恶化的担忧将重新出现,心理预期将支撑国际油价走高。由于形势不稳,利比亚日产能增长出现反复,利比亚石油产量已经低于25万桶/日,但中长期看,利比亚产量将从历史低点逐步恢复,市场对供应增加的预期增强,利空油价。

  从局势发展看,委内瑞拉紧张局势目前已经出现一些缓和迹象,政府与反对派均有所让步,反对派不再提及让现总统下台这种不可能达成的条件,双方都表示要以和平方式进行抗争和对话,未来委局势将可能会恢复平静。游行示威并未对委内瑞拉的原油生产造成影响,目前该国220万桶/日的原油出口保持正常。但总体看,马杜罗上任之后的表现令人失望,委内瑞拉将进入一个总体稳定、但局部动荡加剧的时期,未来委内瑞拉局势的发展值得我们重点关注。

  为2014年地缘政治形势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局势的发展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油价的涨落。

 

 

  乌克兰危机是否会对石油市场带来影响?

乌克兰并非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它本身的局势并不会对石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但欧美和俄罗斯的干预以及由此引发的大国对峙使得局势的发展变得扑朔迷离。另一方面,作为全球重要的油气生产大国,俄罗斯的介入引发了市场对油气供应——尤其是对欧洲油气供应的担忧。

  乌克兰局势带来的影响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引发了金融市场的恐慌情绪,点燃市场的避险需求,大量资金从股票转移到大宗商品,从而造成了之前的股价暴跌、黄金石油价格上涨。另一方面,市场存在对供应中断的担忧,进而增加了油价的看涨预期。

  总之,我们认为,从各方的利益出发,后期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乌克兰局势对管道和正常贸易也不会产生显著影响,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国际油价受到了一定支撑,但随着和谈的进行以及事件的缓和,对油价的支撑力度将减弱。总体而言,我们认为乌克兰局势对石油市场的影响不是很大。

 

 

在供给方面,非欧佩克与欧佩克国家都将扮演怎样角色?

世界石油供应主要分两大阵营,即欧佩克和非欧佩克。

  非欧佩克主要产油国时刻保持加大马力生产石油,没有剩余生产能力。得益于非常规石油产量的增长,尤其是美国页岩油产量的爆发式增长,近几年非欧佩克供应保持较快增长态势,已经成为世界石油供应增长的主要来源。2014年非欧佩克产量增幅预计为130万~180万桶/日,增长主要来源于北美致密油、加拿大油砂油、巴西深海石油。

  而欧佩克恰恰相反,主要通过产量政策的调节来维持世界石油供需的平衡。沙特作为欧佩克的“机动国”,其产量变化一方面取决于市场状况,一方面取决于价格水平。欧佩克组织通过在每次欧佩克会议上公布生产配额来限制成员国的产量,但往往事与愿违,个别成员国会违背配额限制进行生产。

  总之,在非欧佩克产量大幅增长的环境下,欧佩克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大幅减产将损害成员国利益,不减产将导致欧佩克整体利益受损,欧佩克未来面临两难的抉择。2013年,由于受生产配额的限制以及欧佩克主要产油国政治动荡所导致的减产,欧佩克原油产量出现下降,较2012年下降了70万桶/日。预计2014年为了平衡非欧佩克国家石油增产造成的市场冗余,欧佩克产量还将有所下滑,但除沙特外,其他成员国大幅减产的意愿不强。

 

 

  在消费市场,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将扮演怎样角色?

  考虑到我国新一轮改革将支撑中国经济继续保持较高增长,中东国内石油需求增长较快,俄罗斯、巴西等其他国家石油需求也将较快增长,非经合组织国家石油需求仍将保持较快的增长势头,是世界石油需求增长的主引擎,预计2014年非经合组织国家石油需求同比增加150万桶/日。

  相反,发达国家2005年已经达到石油需求高峰,而后连年下滑,预计未来发达国家石油需求仍将维持疲软态势,欧洲和日本下滑幅度都较大。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的带动下,美国石油需求一改过去几年连续下降的趋势,出现正增长。

 

 

  欧美发达国家经济的缓慢复苏,对全球油价走向影响程度如何?

欧美发达国家的缓慢复苏,尤其是美国复苏步伐快于预期,增加了人们对经济向好的预期。同时,经济向好也预示着石油需求的增加。所以,从这两方面讲,欧美发达国家的缓慢复苏将对国际油价形成一定支撑。

  但从总体情况看,在欧美发达国家的缓慢复苏的同时,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增速放缓,导致新兴经济体石油需求增速下降,将弱化发达国家的影响。并且,在世界石油总体宽松的大背景下,欧美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导致石油需求的增长对国际油价影响十分有限。  

 

 

  对未来三到五年石油市场的发展趋势有怎样预判?

综合来看,预计未来几年石油市场基本面将呈现较为明显的宽松状态。根据IEA预测,至2017年,世界石油市场将有600万桶/日的富余能力。

  从世界石油供应看,未来几年将迎来石油产量高速增长期。根据IEA的中期展望报告预测,2017年全球石油供应能力将比2012年增长700万桶/日,至1.016亿桶/日。

其中,非欧佩克将是供应增长的主要来源,特别是非常规石油的增产。预计今后5年非欧佩克产量将增长600万桶/日,至5930万桶/日。欧佩克原油生产能力增长缓慢,主要是受不断升级的安全风险、政治不稳定和缺乏吸引力的财政制度等因素影响。预计未来5年欧佩克产能将从3535万桶/日增至3680万桶/日,增长仅145万桶/日。

  从石油需求侧来看,未来世界石油需求增长相对乏力。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将是石油需求增长乏力的主要因素,预计至2017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580万桶/日,至9560万桶/日,年均增长110万桶/日。虽然未来几年作为世界石油需求增长引擎的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增长放缓将抑制需求增长,但其需求增长仍是主要的驱动因素。

预计至2017年,非经合组织国家石油需求将增至5090万桶/日,年均增长140万桶/日,年均增速为3.1%,低于过去5年3.6%的年均增速,也远低于2003~2007年高增长时期4.5%的水平。(原载中石油《石油商报》 记者|闻希)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