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局势如何影响全球油价?

2014-03-14 23:08:00 0

乌克兰 国际油价 俄罗斯 美国 欧盟 天然气管道

 

 

 

|王晓夏

石油观察网CEO

 

 

2013年末,各种版本有关未来全球油价走势的预测层出不穷,在基于市场供求关系的种种预测分析中,大多数分析认为,一方面球经济缓慢增长,石油需求增长有限,另一方面由于供给增加而且多元化(美国页岩油的产量爆发和伊拉克石油业复苏),所以导致未来一段时间内供求关系相对宽松,全球油价进入稳定期甚至是下行期。

此外供需关系之外的地缘风险层面,当所有人都将关注点集中在余波未平的中东地区,只是没有人能想到21世纪的普京最终以“19世纪的方式”,终结了所有揣测。国际油价在恐慌之中,连续两天上涨,随后恐慌散去后油价再度疲软。

随着临近克里米亚地方公投日(3月16日周日),美俄可能相互祭出经济制裁和反制手段,如果届时牵涉到俄罗斯的能源贸易那么国际油价还将在恐慌中掉头走高。

油价的波动取决需求、供给及市场的恐慌心理背后的风险溢价。前两者决定了市场的基本走势,可预测,但后者却难以预测和衡量。地缘政治冲突和战争如果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只会影响风险溢价,并造成短期波动,但超出范围必然会触及石油供给和需求的两端,从根本上影响油价。

地缘政治风险如此重要,却又无从预测。时下的乌克兰局势如何发展将直接影响到全球油价,局势尽管难以预测,但三点基本判断却可以清晰罗列出来。以下三点,仅为个人看法,只为分享观点,权当抛砖引玉。

 

 

石油禁运是无效的

此前在伊朗核武问题上,美国主导了对伊石油禁运,通过损失正常商业利益来施加经济压力,逼迫伊朗就范,最终达成和解。但在乌克兰问题上,尽管美国方面甚至发出了对俄实施原油禁运的呼吁,但事实上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至少是十分危险的。

首先,俄罗斯不是伊朗。美国可以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因为美伊两国是不对称的,但俄罗斯是拥有核武库的国际大国,和美国基本上处于对称关系。石油禁运本身就会是一场政治冒险,将引发不可控的多米诺效应。

其次,在这场博弈中,美欧是全球石油最大的消费和生产群体(美国已超过沙特成为最大产油国),而俄罗斯也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输出国之一,双方的较量将会剧烈波动国际油价。在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期间,尚且给美国的欧洲和亚洲盟友保留了准备时间,来寻找新的石油供给源,如今如果中断来自俄罗斯的原油供给,则需要更长的准备时间。

俄罗斯在全球原油市场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13年俄罗斯石油出口为2.37亿吨,对俄罗斯实施禁运将给全球石油市场带来巨大波动,其影响远远超过对伊朗的石油禁运。

第三,对俄石油禁运不具备可操作性。石油本身并无特殊性,而且石油贸易流具有多元化和灵活性的特点。相比伊朗而言,俄罗斯的石油外输渠道更加多元化,使得禁运本身在操作层面更加难以实现。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相比美国石油禁运经济制裁手段,俄罗斯的反制措施将更加强力而且有效,那就是俄欧之间的天然气贸易。

 

 

天然气如同“核武器”

相比高度全球市场化的原油而言,天然气因其物理特性,难以被方便运输,只有通过LNG或是管道来运输,这也导致是天然的区域市场,也容易被政治所染指。

在欧洲市场上,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长期以来,就被喻为是普京的“外交攻城锤”。在历史上,无论是苏联人还是当下的俄罗斯人而言,当公开将延伸到欧洲腹地的天然气管道比作是“输出意识形态的管道”,并且不惜血本。斯大林时期,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由其亲密战友贝利亚监督建设,而同时贝利亚还被委以督促苏联核武器的研制工作。这种重视程度,可以想见天然气管道背后隐藏的政治威力。

上世纪70年代,在欧佩克在第一次实施石油禁运期间,对西方世界人们的生活影响最多是失去了作为代步工具的汽车,但如果天然气管道被切断,普通市民将无法正常生活,无法烹饪,无法取暖,甚至失去光明。如果影响普通人基本生活的事情发生,在选票为王的民主社会里,很难说普通公众不会倒戈。

正是基于这样的担忧,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当下,美国都极力阻挡苏俄天然气管道向欧洲腹地延伸,并且积极为欧洲寻找天然气供应的多元化路径。尽管美国方面曾经献计献策,但由于俄罗斯天然气储量巨大,而且管道供应与生俱来的优势,使得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越来越依赖。如今欧洲几乎一半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罗斯,也正是这种优势,让俄罗斯可以轻易挟持欧洲。

事实上,乌克兰几任总统的起起落落,其中都能看到普京将天然气作为外交工具加以威逼利诱的影子。时下在乌克兰危局中,作为欧盟最重要成员国的德国,其总理默克尔在公开表态中最为审慎,其原因也在于德国严重依赖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特别是其决定放弃核电之后。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决策者必须考虑一下欧洲盟友能否追随其实现对俄的经济制裁措施。俄罗斯停止对欧天然气供应,俄罗斯短期内损失的只是天然气利润,但欧洲付出的代价可能是致命的经济灾难。

这一点让人联想起美苏两国冷战时期的核威慑理论——为了保证和平,必须拥有和敢于使用毁灭对方的能力,尽管使用核武器也最终招致毁灭。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天然气就是俄罗斯和平时期的核武器,一旦使用将给欧洲经济带来毁灭性打击,但也将会使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俄罗斯招致难以承受的损害。

 

 

变数依然存在

在俄罗斯的天然气威慑下,以及石油禁运不可行的现实下,美国所能做的就是在保证其底线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和俄罗斯方面找到平衡点,双方实现妥协。如同基辛格童鞋在乌克兰危局发生后强调的那样:真正可行的外交政策永远是可以实现退出的那些。

实现妥协的关键在于双方的利益底线。

对美国和欧盟而言,维护地区稳定,捍卫其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是其根本的诉求;对于俄罗斯而言,只要乌克兰不倒向欧美,至少成为东西方之间的缓冲地带,并保障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利益即可,毕竟超过一半输欧天然气管道位于乌克兰境内。

当下外界已经给出了五种可能性结果:

第一种情况是乌克兰加入欧盟,保持国家完整和独立,这一点俄罗斯绝难接受。

第二种情况是克里米亚实现独立,乌克兰其余地方保持主权完整,乌克兰加入欧盟,俄罗斯依然难以接受,但或许可以达成。

第三种情况是乌克兰分裂为两个国家,以第聂伯河为界,东西两岸分别独立为一个新国家,这一点俄罗斯可以接受,但美欧肯定难以接受。

第四种情况是乌克兰完全被俄罗斯吞并,这一点将动摇自由世界的价值观,美欧绝难接受。

第五种情况或许是最可能的结果,即乌克兰宣布为永久中立国家,克里米亚半独立,双方都能接受,但猜忌和不信任将延续。

从目前俄罗斯的军事和政治动作来看,要将克里米亚肢解出乌克兰,而欧美的并没有太过强烈的反应,似乎正在乌克兰局势正在转向第五种情况。这不禁让人想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的格鲁吉亚战争,最终的结局也是北奥塞梯得以现实半独立(实际意义上的独立,但未被国际社会认可)。

尽管看上去欧美和俄罗斯的态度已定,乌克兰大局势已定。但人们永远无法预测冲突和战争,这如同无法预测历史运行过程中必然性背后的偶然性因素一样。

在乌克兰问题上,尽管,俄罗斯一直指责西方支持走上街头的乌国反对派,事实上,最初反对派在街头运动中并没有起太大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民意,乌克兰各方对亚努科维奇对国家治理的不满。

这是乌克兰事件中的必然因素,但回想事件起点,就会发现其中一系列偶然性的因素在作怪。如果亚努科维奇此前访问中国,没有过多附带条件,顺利拿到贷款,可能亚努科维奇就不会转投普京的怀抱;如果普京当时能看清局势,审时度势,大度一点,不勒令亚努科维奇划清和欧盟的界限,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步田地。

所以永远不要低估偶然性的作用,回到时下乌克兰的局面,如果新政府可以平衡国内各方诉求,控制国内局势,并默认了东西方国际势力的安排,也许不会酝酿出更大的风波,克里米亚或许将顺利独立甚至并入俄罗斯。但如果乌军偶然性和俄军爆发军事冲突,并引发乌方重大人员伤亡,恐怕这场国际安排不会被乌克兰内部轻易接受,一场更大规模的冲突将不可避免,如果陷入惨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原本愿意息事宁人的美国,或许将再次被迫被卷入到和俄罗斯的冲突之中。

届时国际油价如何波动,可能真的很难说。总而言之,风险依然存在。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