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油气工业运行微趋势

2013-12-17 14:27:24 0

全球 油气 欧佩克 经合组织 趋势 油价

  

 

|李明岩侯明扬杨国丰罗佐县

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石油需求增长减缓,天然气需求快速增长,非欧佩克国家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主力,北美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高地,跨国石油公司利润下滑,全球油气工业正在发生一系列新变化。

2013年以来,全球宏观经济走势出现新的变化,美日等发达国家经济开始复苏;欧盟依然在努力走出危机阴影,上半年经济负增长;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增速减缓。在此经济大形势下,全球油气供需格局也出现了新的变化,表现出一些新的特点。

 

全球油气需求增长呈反向趋势

石油需求平稳增长,增长率下滑。从历史走势看,GDP增长率与石油消费增长率具有高度相关性,二者相互依存,相互影响,走势具有趋同性。2013年上半年,这种趋势得以延续。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受此影响,全球石油需求表现出微弱增长的特点。

IEA报告分析,2013年上半年,经合组织(OECD)国家石油需求出现下降,非OECD国家石油需求出现增长,但增长幅度较往年同期相比出现下降。2012年二季度末全球石油消费量为893万桶/日,同比增长150万桶/日,增长率1.7%;到2013年上半年末,全球石油消费量达到901万桶/日, 虽然有80万桶/日的同比增量,但增长率为0.9%,低于2012年的增长率。

天然气需求继续增长。2013年上半年全球天然气消费继续保持增长,主要消费国家均保持不同程度增长。美国上半年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超过3%,其中住宅、商业和工业用天然气增加量达到了56亿立方英尺/日,天然气库存远低于预期,推高了天然气价格。2013年上半年,中国国内天然气表观消费81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3%,其中进口天然气24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将近25%,对外依存度超过30%。日本、欧盟天然气消费继续保持增长。

 

 

油气生产四大特点

 

1.非欧佩克国家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主力。

2013年上半年,全球石油产量平均为9093万桶/日,同比2011和2012年均有所上升。其中欧佩克的石油产量同比略有下降,平均为3459万桶/日,降幅约为2%,占全球总产量的38%。

欧佩克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包括伊朗因欧美制裁产量大幅下滑、伊拉克因油田生产遭遇技术问题、叛军袭击生产设施及南部港口遭遇恶劣天气等导致产量下滑。尽管沙特因季节原因增加了石油产量,但其增幅远不能弥补伊朗和伊拉克两国的产量下降。

非欧佩克国家是今年上半年全球石油产量增长的主力,平均产量为5634万桶/日,同比增长约为3%,增量主要来自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和中国。美国仍是非欧佩克国家石油产量增长的主力,占全部非欧佩克国家石油产量增长总量的近70%。

 

2.北美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高地。

随着页岩油生产的快速发展,北美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最快的地区。今年上半年,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平均为1672万桶/日,同比增长7.9%,其中美国的石油产量同比增长约120万桶/日,占该区产量增长的绝大部分。

今年前4个月,北美3个主要国家的石油产量均保持同比增长之势,5月出现20万桶/日的产量下滑,主要是由于加拿大产量大幅下降,以及美国阿拉斯加和墨西哥湾油田停产检修引起的。6月,美国巴肯和伊格尔福特页岩区带的页岩油产量出现较大幅度增长,使美国石油产量接近1010万桶/日,同时加拿大原油合成装置检修结束,产量恢复至370万桶/日,推动北美地区石油产量增长恢复。

 

3.俄罗斯中亚地区产量稳中略增。

上半年,俄罗斯中亚地区石油产量增幅约为1%,其中约有80%的产量来自俄罗斯。6月,俄罗斯石油产量达到近年来的最高水平,产量增长主要来自东西伯利亚的新油田。但随着目前东西伯利亚Vankor和Uvat两个巨型油田产量接近峰值,其今年二季度以来的产量增长明显放缓。哈萨克斯坦是该区的第二大产油国,该国一季度石油产量基本保持在去年的水平,进入二季度后,由于卡拉恰甘纳克巨型油田进行计划检修,产量连续下降,6月检修结束后产量开始恢复。

 

4.非洲上半年石油产量降幅最大。

上半年,非洲地区的石油产量平均为610万桶/日,同比下降约6%,是全球石油产量降幅最大的地区,主要是受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利比亚产量下滑的影响。该地区除安哥拉石油产量有小幅增长外,其余各国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最大降幅出现在5~6月,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是产量下降的重灾区。

5月,利比亚国内矛盾激化,石油工人因劳资纠纷罢工,同时,部落民兵冲突频发,导致该国安全形势不断恶化,石油产量大幅下降。彭博社的统计数字显示,该国6月的石油产量只有113万桶/日,环比下降约16%。尼日利亚石油产量降低的主要原因是盗油和破坏输油管道活动猖獗,同时其新的《石油法案》中所涉及的较高的税率,以及一些招标方面的不利因素,导致作业者在该国的生产活动受阻。欧佩克的月度统计显示,尼日利亚6月的石油产量已从上月的193万桶/日下跌至186.1万桶/日。

 

 

油价走势波澜不惊

今年上半年,国际油价在80~120美元/桶的区间内高位运行,美国WTI和英国北海Brent原油现货平均价格分别为94.2美元/桶和107.5美元/桶,较去年同期的98.1美元/桶和113.3美元/桶分别下降了4%和5.1%。

其中,WTI价格走势较为平稳,基本位于90~100美元/桶范围;而Brent价格呈震荡下行走势,由2月的118.9美元/桶的高点下跌至4月后较为稳定的100美元/桶水平。

就各个月价格走势看,1~5月油价出现缓慢下降趋势,主要是受美国“财政悬崖”,以及欧洲和中国经济增长迟缓的宏观经济形势影响,经济低迷导致世界石油需求增长明显减缓。美国致密油产量快速增长,4月首次超过1000万桶/日,增加了原油供给量,对油价有抑制作用。

5月之后油价出现小幅波动,总体平稳。从供需基本面看,主要产油国的减产是主要推手。伊朗石油产量由2012年的340万桶/日降至2013年6月的270万桶/日,沙特持续减产超过100万桶/日,一度降至900万桶/日。

此外,地缘政治动荡也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油价上涨。中东和北非部分产油国的持续动荡、叙利亚内战,以及伊拉克动荡,均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油价。今年6月,WTI油价与布伦特油价的差距缩小至近年最低水平,主要原因是库欣地区至海湾炼油厂管道扩容,运量增加导致6月库存下降,WTI价格变化对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化敏感性增强。

今年来,美国气价“先抑后扬”。上半年Henry Hub(HH)价格平均为3.7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大幅增长63.5%。美国气价快速上涨主要是受供求关系影响,上半年美国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约3%,其中一季度美国天然气消费同比增长7.3%,而二季度天然气消费同比下降4.5%。

欧洲需求小幅增长,气价上升。受季节性因素及部分国家经济出现转机的影响,上半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略有回升,估计欧洲OECD国家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1.3%。欧洲天然气价格随需求变化上涨,NBP价格平均为10.8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增长17%。

日本LNG进口价格同比略降。以日本、韩国为代表的亚太地区传统用气大国天然气消费量增长相对平稳,天然气消费增长主要集中在中国、印度等新兴用气国家。1~5月,日本LNG进口平均价格为15.9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下降4.3%。亚太地区的天然气价格与北美和欧洲的价差缩小。

 

 

油气并购谨慎

上半年全球上游油气并购交易共计196宗,低于近5年来平均水平的211宗,但略高于近10年的平均水平。油气并购交易额约420亿美元,较2012年大幅下降,低于近5年和近10年的平均水平。

北美仍是上游油气资源投资的热点,其交易数量超过全球总量的一半,约112宗,较2012年上半年的169宗下降明显。非洲上半年并购交易走势强劲,已完成13宗交易,总并购金额约104亿美元,占全球上半年总交易额的1/4,其中两宗金额最大的交易都发生在莫桑比克。

欧洲上半年并购交易较2012年同期下降1/3,为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其交易金额七年来首次低于10亿美元。亚太地区上半年并购交易金额约13亿美元,跌至6年来最低。拉丁美洲的油气并购交易也远低于近年平均水平,阿根廷和巴西相对于其他国家成为拉美投资热点,发生在两国的11宗并购交易超过了总交易的2/3。

在中东地区,科威特收购亨特石油公司位于也门的油气资产是当前唯一完成的并购交易。俄罗斯和里海地区上半年的油气交易依然活跃。

国家石油公司仍是全球上游油气并购交易市场上的主力,在13个国家的18宗交易金额达到79亿美元。埃克森美孚、BP、壳牌、埃尼、道达尔和雪佛龙等国际石油巨头已连续3年成为交易市场上的净卖家,上半年其涉及买入交易仅12宗,金额4.48亿美元。康菲、Inpex和EOG等大型石油勘探开发公司成为2013年资产出售的主力,通过18宗资产出售,获得资金总额约69亿美元。

从并购交易的资产类型看,在持续6年保持高增长后,致密油首次呈现交易金额下跌趋势,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美国巴肯页岩区上半年致密油并购金额仅11亿美元,远低于近3年来的59亿美元。尽管北美气价有上涨,但涉及页岩气的并购交易依然萧条,其交易金额已创下2009年来的新低。此外,涉及煤层气、深水油气资源的并购交易也呈现负增长态势。

上半年全球上游油气并购交易低迷。

一是宏观经济形势低迷的影响。

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使市场对油气资源未来需求并不乐观,石油公司通过并购交易获得新资源区块缺乏动力。Brent原油价格和WTI价格在半年内呈现不同走势且仍居于高位运行,不利于油气资源并购交易的开展。

二是地区动荡及准入限制影响。

在北美地区,加拿大等国对国外通过并购获得本国资源的限制、当地油砂资源规模开发的竞争,以及当地区域性油价与WTI价格的差距,都阻止了并购交易的发生。在中东地区,并购交易的主要影响因素则是叙利亚、伊朗、埃及等国家带来的极大地缘政治风险。

三是公司发展模式改变的影响。

在经历了近10年“先大规模购买、再大规模剥离”的资源运营后,国际大油公司的发展模式已由并购逐渐向对潜力区块的勘探开发转移。国际化大公司一般拥有稳定的企业运营机制,有一定的勘探开发生命周期,其财务水平的周期性,使其在经济环境不景气时缺乏充足资金进行大规模的交易,即使财务状况很好,在目前高油价的环境下也不会轻举妄动。油气资源买家现在都敏锐地意识到,并不是所有面积相等区块的资源潜力都是相等的,优质区块已被大量开发,目前市场上等待出售的资源资产可能缺乏价值。

 

 

跨国石油公司产量、利润下滑

上游业务一直是跨国石油公司的利润中心。今年上半年石油公司上游业务受宏观形势等因素影响,业绩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下滑最为严重的是埃克森美孚,上半年上游业务净收益为133.4亿美元,同比下降17.5%,主要原因是需求疲软导致产量下降。BP通过出售TNK-BP股份,获得155亿美元的收益,其中一部分进入前两个季度的上游收益。加上BP提高了利润丰厚地区的原油产量,上半年上游净收益出现同比增长。道达尔由于处于欧元区,受欧债危机影响最为严重,上游净收益同比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此外,雪佛龙、壳牌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业绩下滑。

常规油气资源有限,各石油公司不得不投资开发技术难度更大和资本更为密集的非常规油气领域,比如加拿大的油砂、美国的致密油、巴西深海盐下油,以及北冰洋近海的石油钻探,这些地区比中东等地的常规油气开发成本要高得多。投资开发难度大的非常规油气资源,是石油企业成本上升的深层次原因所在。

下半年全球经济将依然面临不确定性因素影响,欧债危机的负面影响还将存在,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美国经济有望迎来拐点,日本复苏有望。在此形势下,预计石油需求将保持平稳增长,天然气需求保持相对较快增长。生产方面,美国非常规油气生产特别是页岩油、致密油成为全球油气生产新的增长点。

与此同时,受美国与叙利亚关系紧张,以及美伊核问题对峙等因素影响,影响油气供应的地区局势动荡因素依旧不可小觑,国际油价有可能因此出现波动。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