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观察家】陆如泉热评2016年剑桥能源周

2016-03-10 08:15:00 0

陆如泉 剑桥能源周

陆如泉

能源战略学者

       2016年2月22至26日,有着全球能源界“达沃斯”美誉的剑桥能源周(IHS Energy CERAWEEK)如期在休斯顿召开,来自50个国家的2800多名代表参加了一年一度的“能源盛宴”,这也是剑桥能源研究会(CERA,后被IHS收购)连续第35年举办该能源周。鉴于全球的政治经济环境、能源供需形势、能源地缘政治态势等每年都会有所变化,每年的能源周均有其特点。本届能源周的主题是:“能源转型--新业态下的战略(Energy Transition:Strategies for a New World)”。通过几天参会和切身感受,笔者认为2016年剑桥能源周可谓是一次“研讨难点”、“突出重点”、“不乏亮点”和“存在弱点”的能源周。

1 研讨难点

说到研讨难点,众所周知,自2014年下半年油价快速下跌以来,全球油气市场已开始转向,进入了新一轮的“低景气周期”。近两年能源周年会的主题均与“转折”相关,比如去年4月份的能源周主题是:“转折点--全球能源新格局(Turning Point:Energy's New World)”。据笔者观察,去年绝大多数参会代表的业界大佬们依然信心十足,虽然已经确认“新周期”已经来临,但大家依然相信未来前景的美好,去年能源周甚至没有一场会议是专门讨论油价的。但今年,业界大佬和演讲嘉宾们明显已经体会到了漫漫长冬才刚刚开始,未来几年可能会更加“寒冷”,自然而然地,代表们关注和讨论的重点集中到诸多难点问题上。

一是石油生产与供应问题。几位参会的业界大伽均认为,当前的问题主要出在供给侧。OPEC秘书长Abdalla Salem El-Badri在会上表示,OPEC正在联合非OPEC产油大国(如俄罗斯),促使双方达成“冻结”产量的意向,第一步是使全球石油供应保持相对固定,看看市场的反应如何。同时警告说,石油勘探开发投资目前下降得太厉害,他担心下一轮周期油价会报复性反弹得更高。IEA首席执行长Fatih Birol也表示了类似的担忧,他指出,根据IEA的研究报告,2015、2016年的资本性支出连续下降,2015年同比下降24%,2016年目前已同比下降17%,这是过去30年“前所未有”的。另外,有一些专家“抱怨”和调侃性地认为,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市场反应太快,油价稍有反弹,他们立马能够“望风而动”。总之,全球石油生产水平能否Hold住,各石油公司能否抵抗住低油价的压力而保持一定力度的投入,是当前业界的一个难点。

二是石油需求与消费问题。在其中一场讨论全球、特别是亚洲地区未来油气消费需求的会议上,IHS的一位副总裁表示,亚洲地区2015年的石油需求同比上升了170万桶/日,而2016年增速显著放缓,增量预计只有120万桶/日,未来五年的平均增量预计为140万桶/日。中国的油气需求消费情况依然是会议关注的焦点,与会代表的普遍共识是,至少2030年之前,中国依然是全球石油消费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其次是印度。中、印两国未来能否承担拯救全球低迷的油气市场的重任?与会代表们的期望很大。

三是未来油价的走势究竟会怎样。IEA的一位高管在会上表示,2016年的全球油气市场将持续低迷,而市场的再平衡要到2017年或2018年的某个时候,他乐观的认为,油价到2018年可能会恢复到80美元/桶的水平。在一场专题讨论油价的分组会议上,IHS的研究认为油价在今年二季度能够见底,然后缓慢回升,预计到2017年二季度能够上升至50美元/桶左右。但更多的专家认为还不能那么乐观,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因素,均不能支撑油价能够实现显著反弹。

四是如何有效控制成本。成本控制是此次能源周上与会代表与演讲嘉宾互动得最频繁的一个话题。BP公司新任副董事长Lamar McKay表示,北美地区特别是页岩油和油砂的成本需要大幅下降,而中东地区的成本控制幅度有限,成本管理要细化到每一口井。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通过技术革新、采用更为适宜的行业标准(而不是一味追求高大上)、注重合作和“抱团取暖”是降低成本的主要途径。

五是在“极寒天气”下如何活下去。Survive(活下来,活着)也是今年参会代表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特别是一些油服企业和油公司的供应商、承包商和服务商们,他们“如何活下去”的现实压力更大,对油价反弹的期望也更为迫切。笔者通过会间与一些来自斯伦贝谢、哈里伯顿、GE、ABB等企业的人士交流发现,他们对低油价寒冬的感受更深,形容2015年是他们的“灾难年”(Disaster year),日子比业主还要难过。此次能源周,来自“乙方单位”的会议代表相比往年显著增加,如此寒冬下能够每人花费近万美元来参会,可不是来听听会、凑热闹的,他们在寻找新的商机。

2 突出重点

说到突出重点,我们知道,能源行业有其固有的特点和很强的专业性,历届能源周关注的重点也大体类似,不同之处只是程度问题而已,而今年能源周关注的重点更加务实,更加着眼未来。

一是突出战略。关于当下能源界的“新业态”,前BP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勋爵在与剑桥能源研究会主席丹尼尔·耶金对话时指出,石油行业已经越来越分化了,有的公司依然很强大,但有的已经面临倒闭;有的国家石油公司正在进行私有化,有的却变得更加专业化,而且更多的企业变得更加自律和倚重财务表现。他强调,油公司应对“低景气周期”的三个“锦囊”是:有效使用资本、开展技术创新和降低成本。布朗勋爵可谓一针见血,“低景气周期”下资本运营、科技创新和低成本发展三大战略对于油公司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怎么形容均不为过,前两种措施的目的实际上也是驱动降低成本。归根到底,寒冬之下,谁能成本最低,降低成本的速度跑赢油价下降速度,谁就能赢得下一个春天。

二是突出创新。一如既往地,本届能源周在主会场旁边专门设置了“创新擂台”,组织了一些科技创新“秀”和人物访谈。但与往届不同的是,本届的创新主题更加贴近实际,少了一些“高精尖”的炫目。在一场“低油价下,褐色油田(老油田)还能起死回生吗”的分论坛上,与会专家讨论的重点是如何通过一些“短平快”的技术创新,实现以更少的投入换来更高的产量水平,从而进一步摊薄桶油成本。

三是突出天然气。更加关注天然气与LNG的发展是本届能源周的一大特点。笔者粗略统计,本届能源周的“天然气日”(Gas Day,2月24日)上,以天然气与LNG为主题的大会和分论坛多达13场,是近几届安排最为密集的。主要探讨的话题包括勘探与生产、运输、液化、市场、价格、新的竞争者、融资等问题。在其中一场讨论天然气及LNG市场的全体大会上,与会嘉宾均表示,未来的全球天然气市场将与原油市场类似,将是一个全球性、价格趋同的市场,而LNG贸易将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有意思的是,2月24日恰逢美国首船LNG实现出口,运往目的地为巴西,这是美国能源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牌意义的事情。

四是突出碳减排。此次能源周恰好在2015年底巴黎气候大会不久后召开,几乎每一位重量级的演讲嘉宾都宣称其所在企业或所在国家将积极倡导绿色发展,遵循COP21协议(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巴黎公约),大力推进碳减排工作。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德国施耐德集团总裁提出的实现COP目标的“3D”方案,即decentralization(分散化、分布式),decarbonization(低碳、去碳)和digitization(数字化)。耶金先生在与几乎每一位嘉宾的对话中都会问起关于如何执行COP21,嘉宾们也是信誓旦旦,争做环境友好型的企业和国家,并各自阐述了一些典型的举措和行动方案。笔者看来,不管是面上的表态还是真心认可,本届能源周无疑给世界展示了一个负责任的能源行业的形象,而这肯定是十分必要且非常重要的。

3 不乏亮点

说到不乏亮点,今年能源周上一些议题的安排以及一些重量级嘉宾的演讲不免让笔者眼前一亮。

一是资源国的高官们悉数登场。今年赶来参加能源周的资源国的总统、部长们明显增多。沙特石油与资源矿产部长Naimi的演讲充满睿智和幽默,81高龄、近70年“油龄”的他已经历了石油工业的6轮起伏周期,经历过2美元/桶油价的时代。他“抱怨”大会主席丹尼尔·耶金只在危机时才邀请他来,调侃他自己在“石油峰值”的压力下活了下来,赢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他的演讲有两点特别突出,他强调,沙特不减产的目的决不是保持市场份额,而是为了“更好的满足客户需求”,因为客户总喜欢“质优价低”的产品;他还强调,应该让边际成本决定需求市场,淘汰高成本的石油生产商。看来,沙特是想和北美地区高成本的生产商死磕到底啊。

二是改革的气氛更加浓厚。本届能源周首场大会主旨演讲就是关于改革的。墨西哥总统Enrique Peña Nieto在大会上宣誓了对改革的坚定信心,他强调,“不管国际市场如何变化、油价如何低迷,墨西哥都将稳步推进能源改革,以最高的透明度公开改革进程”。看来,墨西哥已经决定将能源改革进行到底。

三是来自中国的声音日渐洪亮。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均发表了主旨演讲,分别就通过转型升级打造世界级公司、全球能源智能互联网(GEI)向大会作了分享。另外,“一带一路”的分论坛吸引了众多参会者的眼球,我国原驻法大使、知名外交家吴建民老先生以流利的英语,以中国政府的立场,从“一带一路”是什么、什么背景下提出、做什么、怎么做的国际视角对其进行了解读,让人感到温文尔雅、眼前一亮。

4 存在弱点

说到存在弱点,笔者感到会议虽然总体精彩,但也有美中不足之处。比如,五大石油巨头(埃克森、壳牌、BP、雪佛龙、道达尔)的掌门人竟然无一到场,一年一度全球能源届的“华山论剑”,竟然“五大门派”的掌门人没有露面,未免使本届能源周的“成色”降低不少。壳牌总裁范博登先生计划要来的,会议日程里也很明确,但由于“天气原因”而没有及时赶到,丹尼尔·耶金先生只好尴尬的宣布范先生来不了了。再如,笔者又一强烈感受是,本届能源周对于市场、供需、价格等外部因素关注度很高,但却“忽视”了影响更为深远的内部因素,比如文化、领导力、经营策略、组织架构等,而在往届均会安排一场或数场分论坛进行讨论,这不能不说是又一遗憾。又如,本届能源周对地缘政治、资源国政局等影响能源发展的问题讨论不够,中东两伊、叙利亚,拉美委内瑞拉、巴西,西非尼日利亚等往届能源周几乎必谈的热点话题,在此次能源周是几乎没有提到,着实让笔者感到失落。

以上是笔者对本届能源周的“点”评。最后还有两个“花絮”值得一提,从中可以看出这个行业的寒冬是多么凄凉和无奈。一是会议所在的希尔顿酒店门外,连续两天有人举着牌子:please hire me(请雇佣我),他们知道酒店里面大佬云集,索性过来碰碰运气。再者就是一些供应商、承包商、服务商的大献殷勤,ABB公司竟然每晚在酒店大堂吧举办酒会,参会人员凭代表证可以随意参加,笔者想他们肯定是特别欢迎油公司(甲方)的代表吧。(本文初载于《中国石油报》,作者有修改)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