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永远的能源研究之魂:徐小杰

2016-07-20 05:36:00 0

徐小杰 能源

文|石油观察


能源产业该走什么路?能源价格市场定价,电力、油气改革如何重启?能源安全的堤坝,到底牢不牢固?徐小杰及其研究团队在《世界能源中国展望(2014-2015)》报告里做了详细阐述。那么,徐小杰是谁呢?他就是中国社科院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世界能源研究室主任,该报告首席专家。徐小杰教授一生投身于我国能源研究领域,为国家能源发展建言献策,留下了丰富的精神食粮。


徐小杰:践行现代能源安全观,供应多元化乃是能源安全之本

现代能源安全观,是一个全面的安全概念。首先讲“供需互保”的能源安全。对消费国来说,能源供应要安全,而对供应国或资源国来说,则要需求的安全,即稳定的消费市场;从地区角度看,现代能源安全观日益强调互利共赢的安全、包容开放的安全和可持续的安全。双边的能源合作越来越走向多边合作,建立一种新的多边合作机制。


徐小杰:国际油价低迷背后的格局变迁——“四个中东”悄然形成

2014年中期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下跌的主要背景(即在供需基本面的背后)是石油供需格局的多元化和板块化转移,概括地说,就是全球石油市场中悄然形成的“四个中东”:一是“老中东”,即目前的中东石油供应源;二是“新中东”,即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美油气供应源;三是“需求中东”,即中国和印度等亚洲新兴石油需求中心的形成;四是“中东以外”,即俄罗斯、中亚里海、巴西、东非等“中东以外”的多油气供应中心。

“四个中东”将是未来石油市场新格局中的重要力量。“四个中东”相互制约和影响,构成新现实和新常态下诸多不确定性,我国需要从国家政策、公司战略和全球层面上全面考虑,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适应全球新格局和市场新常态的变化。


徐小杰:打造“丝绸之路”战略板块和支点,实现多方共赢

“丝绸之路”不只是国内一些地区和产业的发展战略,也不仅是我国对外合作的新倡议,而是未来我国全方位、多领域、跨区域的内外合作、协调发展和主动融合的战略举措,是内外战略相统一的国家层面的重大战略构想。推进“丝绸之路”战略构想的关键,在于能否在关键地域、海域和领域建立战略板块和支点,因为关键地域和海域在连接相邻地缘空间过程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其中,中亚地区是欧亚大陆“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中间地带”,而里海是中亚地区、高加索地区、西亚之间过渡、互动和结合的关键海域。东海、南海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门户,黑海、地中海、波斯湾和阿拉伯海在海上“丝绸之路”中具有枢纽作用。这些关键地域和海域都是“丝绸之路”中各个地缘空间相互关联和互动的重要过渡带。

该战略的未来发展有赖于积极的政策对话、共享的合作理念、良性互动的规模性经贸活动、共同投资与合作机制与惯例等“丝路文化”的支撑。


徐小杰:提出“生态能源新战略”,指明后续发展方向

在《世界能源中国展望(2014- 2015)》报告中,提出“生态能源新战略”,勾画了对2030年前中国能源发展趋势的理性期待和方向,融入了其研究团队对能源发展理念的新认识。“生态能源新战略”最核心的意义在于要求我国能源产业实行一种转变,即未来中国能源发展的目标要从确保能源供应走向不断提升的能源服务(包括能源供应的稳定性、可获得性、可支付性、灵活性、智能化、区域互联、跨国互联,以及一系列的普遍服务),使能源供应和服务惠及所有人群和不同发展程度的地区。从能源供应走向能源服务意味着我国能源战略政策制定不仅要重视经济发展的诉求,而且要注重能源的服务功能,促使我国未来在能源体制、经营理念和能源管理模式上进行根本的转变。

而对于能源政策制定者来说,推动“生态能源新战略”要做到“三个回归”。一是回归能源本性。政策制定要体现能源的战略属性、商品属性和公共利益属性三方面的统一。二是回归政策本位。政策制定者的本位不是综合或替产业制定具体的生产目标、指标和能源规划,而是规划好未来能源发展的重点方向,可供选择的能源政策。三是回归政府本职。政府干政府的事,不同级别政府有不同职责,市场的事留给市场去运作,不要把市场的事拿来给政府做。这“三个回归”意味着“生态能源新战略”情景下政策制定者的定位和角色转变。


徐小杰:能源互联网——现代能源系统转型的方向

现代能源系统正转向一种新系统和新方式,即能源互联网。能源互联网是未来能源系统的新形态,通过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手段,对整个/所有能源部门资源开发、生产、运输、分配、销售和消费系统互联、集成、转型、创新或再造,既包括供应过程,也包括消费过程。消费过程是指需求侧响应以及节能、环保、低碳的发展方向将包括在其本质与内容之中。

电力系统是能源互联网的主体和纽带,但是,能源互联网仍面临着三大难点:一是供应与需求紧密结合和互动,如果后者不受关注,就难以推动和顺利发展;二是需要重建新型能源运行体制改革与综合配套的消费机制,高度市场化机制和透明和公平的社会制度;三是要有较好的商业模式,能源互联网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商业模式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建立与良好的治理、产业生态和消费者行为有较大关系。


徐小杰:能源革命是革所有能源的命

能源消费在现行政策下,处在一个稳增的过程,到2025年会达到一个高峰。希望在大家共同推进下,在2020年前后达到峰值,这几个峰值对于能源转型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能源转型发展步骤是一致的,能源转型是一种革命性的能源转变过程,能源革命就是要解决能源转型过程中的问题,能源革命是革所有能源的命。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