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观察与解读——我眼中的Mr.普京

2016-01-16 08:53:00 0

普京
|王海燕

算不上是普京的粉丝,但一直有想法写写我眼中的普京和对这位风云人物的印象。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有自己对普京的解读。各位可以当故事听,也欢迎拍砖。

第一次听说普京,是1999年叶利钦提任他做俄罗斯政府总理,那时我正在莫斯科。那年叶利钦先是在5月解除了人气渐涨的普里马科夫的总理职务(任职8个月),任命斯捷帕申为总理,接着8月份又提议普京任新一届政府总理。总理走马灯似的换,民众已习以为常,我和很多人一样对普京没有特别关注,以为可能没过几个月,普京这位“伊万诺夫”又要被难以捉摸的叶利钦换成某位“西德罗夫”。但事情却出人意料。

1999年12月31日,世纪之交的前夕,中午12点左右,电视台突然停播所有节目,开始播出叶利钦对全国人民的讲话。通常总统的新年祝福是在夜晚12点钟声敲响之前,大中午发表讲话有点突然和奇怪。叶利钦的致辞全文不记得了,就记得他说,我累了,我要推荐普京当我的接班人做下一任总统,希望大家支持他。大意如此。最后,电视直播他把核密码箱转交给普京的场景,临了叶利钦跟普京说了句,“请您珍惜俄罗斯!”,庄严又悲壮的感觉。叶利钦真的退出政治舞台了?印象里如此恋栈的政客叶利钦真的舍得把政权交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京?良久之后,大家才回过神来,开始问,普京是谁?

2000年5月,经全民选举,普京正式当选俄罗斯总统。之后,和大家一样,我也开始有所关注普京,经常在电视里看到这个个头不高、略有点腼腆的总统先生。看到他飞往车臣战争现场、召开政府会议、发表国情咨文、处理库尔斯克号事件、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等等,对他打击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以及后来逮捕俄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印象深刻,感觉到他确实是位铁腕总统。

在我2007年初离开俄罗斯时,切身感受到俄罗斯政治、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变化,比如杜马议员不再喋喋不休的争吵、毫无理由的反对政府提案,政府的政策措施得以顺利执行;电视、报纸等媒体里暴力画面少了,色情成分基本消除;政府官员、行政执法人员,包括警察等的形象在改善。90年代那个颓废、消沉的俄罗斯开始有了生机,我所认识的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都有了大幅的提高。

在地位稳固后,尤其是在2004年第二次当选俄总统之后,普京开始整治俄罗斯最重要的命脉行业——石油行业,推动石油资源的“再国有化”。我开始关注和研究普京的一些做法和战略思路,并写了一篇研究俄罗斯能源政策的文章——《普京执政时代俄罗斯石油领域新秩序的建立》。

普京初印象

第一次见到普京本人是在2011年10月11日,普京以俄罗斯总理的身份来参加中俄总理第16次定期会晤。在两位总理会谈后,普京和温家宝总理一起从一个大厅去另外一个大厅参加签字仪式和新闻发布会,我正好站在会见大厅门口,普京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大概离我只有1米多远。我得以近距离观察他,没有感受到有多强的气场。貌似个头和温总理差不多高,脸上没有腼腆笑容,没有那种意气风发、舍我其谁的霸气,甚至好像有点不开心或失落。

是不是因为当总理要处理很多繁琐的行政事务而抽不开身去谋划战略?是不是在思考如何合法地重返克里姆林宫实现“王者归来”?不知道。随后的新闻发布会,普京照本宣科、没有太多感情色彩的念完了稿子。倒是温总理一直面带笑容,和蔼可亲的样子。

普京的执行力

讲一个从麦德维杰夫老先生那里听来的故事。麦德维杰夫老先生出生于1925年,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作家,曾是苏共中央委员,著有《让历史来审判》《赫鲁晓夫执政年代》《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等,擅长写政治人物传记,这些著作多数被翻成中文。我读过他写的《普京——克里姆林宫四年时光》《普京总统的第二个任期》等几本译成中文关于普京的传记,感觉比较客观中肯而且对华友好,便在莫斯科买了俄文原版书、通过出版社辗转找到了老先生并拜访了他几次。

第一次见他是2009年,麦老先生84岁高龄,他自己走到院子里来,先是把家里的狗拴好,然后给我打开别墅的门,驼背弓腰、步履蹒跚,热情地带我到他的书房。麦老先生思维敏捷,逻辑清晰,不愧是历史大家。他给我讲了波兰与苏联的历史恩怨,讲了中国发展面临的问题。讲2012年之后,不管形式上普京会在哪个位置,他仍然会是这个团队的一把手。多年以后,剧情正是如麦老先生判断的一样发展的。

2010年,我再次拜访麦老先生,他给我讲关于与普京的接触。当年是老先生85周岁,生日那天早晨9点左右,克里姆林宫的工作人员过来接他到克宫,说普京12点左右要接见他。“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小房间,有床有电视,我就边休息边等普京。普京习惯性地迟到了,大概3点左右,普京回来了。他先是吃午饭,他总是一个人用餐。然后他在办公室接见我,问我的身体状况。谈话中,普京问我‘罗伊•亚历山大维奇,您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帮忙的?’,我想了想说‘我年事已高,正在整理自己写的著作,打算出一个文集’。普京点了点头,跟助理说,请帮我接通新闻出版署署长的电话。电话接通了,普京跟电话那头说,‘XXX您好,麦德维杰夫先生在我这里,他有个文集需要出版’,这时他顿了一下,问我‘您觉得希望多长时间之内出版’,我想了想,总共有16本书,工作量不小,‘一年半时间吧’,这应该算很快了。普京拿着话筒对那头说‘这样吧,半年之内,您帮麦德维杰夫先生把文集出版了’。就这样,我的文集在半年内顺利出版了,印刷精美,而且没要我自己出任何费用。那次见面很愉快,我还向普京问起了他的两个女儿,我请他转送了两本书给她们”。这个故事,可以看出普京的执行力吧。(后来,我组织翻译了麦老先生写的关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传记——《无可替代的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第二次见到普京

2013年6月圣彼得堡经济论坛期间,我有幸第二次见到普京。在经过至少三轮层层严格安检后,我来到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组织的能源峰会暨签约仪式现场。在会议日程排定时间至少半小时后,普京来到了会场,做了开场简短发言,然后匆匆离去。那会我正好新买了苹果4手机,拍照、拍视频都方便,就溜到第一排视频录像,没有国安人员阻止,从距离上,我可能是离普京最近的摄像的人,因为新闻媒体记者反而被要求在最后一排照相摄影。那段视频录像我会保存好。

第三次、第四次见到普京

第三次见到普京是2014年5月21日下午,中俄签署东线天然气购销协议文件签字仪式,在上海世博中心。商谈东线购销协议的过程以及这个过程中对普京形成的印象,等若干年后我再考虑写一写。

第四次见到普京是2014年的11月9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中俄双方的签字仪式。仪式时间比较简短,普京不苟言笑。这次活动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但普京对石油行业确实很重视,对行业情况非常了解,这也是事出有因,因为不但俄财政严重依赖石油行业,而且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也是俄推行外交政策的利器。2015年,普京两次听取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总裁米勒关于乌克兰供气等情况的工作汇报,并分别接见俄国家石油公司总裁谢钦、俄管道运输公司总裁托卡列夫、俄卢克石油公司总裁阿列克别洛夫,较为详细地了解这些公司的经营状况。

普京是个法律人

普京是圣彼得堡法律系毕业的,有很多文章说他是索布恰克的高徒。其实,我觉得那会索布恰克的学生多了,他对普京这个很普通的学生不会有什么印象。后来索布恰克招募普京进他的政府,不是因为普京曾是他的某一届的学生,他根本不记得,而是因为普京的克格勃背景。苏联时期这个系统吸引了大批的青年精英,苏联的突然解体让他们迷茫不知所措,索布恰克就是想拉拢这个系统的精英为他做事而已。不管出于什么动机,索布恰克成了普京名副其实的政治导师,普京也是知恩图报,在索布恰克没落、病重、面临政敌腐败指责时冒险动用飞机送他去法国治病。也有文章写道,普京还因导师存在腐败需接受调查事,与俄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发生严重言语冲突,真实性待考证。

普京的法律教育背景在他执政、宪政改革、从事外交中能看出烙印。最近的一个例子是2015年12月9日普京听取政府关于国情咨文落实情况的内阁会,注重抓落实与习总提出的“一分部署九分落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能源部长诺瓦克汇报克里米亚的电力恢复供应进展后,普京要求能源部等相关部门认真了解是否与乌克兰签署有乌保证供应克里米亚的长期供电协议,“不要出现签有协议却不执行的尴尬状况”。这是合同契约精神。

同样在这次会上,普京问起乌克兰欠俄30亿美元的债务问题。普京指出已向美国、欧洲提出同意进行债务重组并在2015-2018年分四期支付的方案,但条件是美、欧提供债务偿还担保。期间,普京问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美欧“是否提供了书面的正式回复”,口说无凭,书面文件是争议的重要证据,这应该也是法律教育培养出的思维方式之一。当财政部长回答美书面回函拒绝、欧洲口头表示不同意提供担保后,普京说“那就提起仲裁吧,我们别无选择”。总统先生确实是学法律的,了解纠纷解决的法律程序。

另一个例子是关于“土耳其流”管道项目。在2015年12月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普京提出“‘土耳其流’是否实施并不取决于我们,我们不想中断谈判。我们需要欧盟给予书面承诺,即不但支持实施未来所有通往欧洲的管道路线,包括可能通过土耳其到欧洲的线路方案,而且这些管线方案将是欧盟的优先选择。”又是要求书面的文件。

当然,在观看这些普京召开政府内阁会议的视频时,我也在想,普京会不会因为执政太久而陷于思维僵化,会不会因为过于自信容不得不同意见而变得自负和封闭呢?还有,2018年后普京当选总统对俄罗斯的发展是有利还是有弊?毕竟那会他将是一个66岁的老人了。

普京被“熊抱”

最后一个故事,也是听来的。在中俄签署东线天然气购销协议这一“世纪合同”后,2015年9月1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组织了管道在俄境内的开工建设仪式,普京和张高丽副总理参加了仪式,这体现了双方的高度重视。开工现场选在俄雅库特共和国一个偏远的工地,临时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舞台,所有人都是站着。在双方领导人正式致辞后,有一个简短的文艺演出。应俄方的要求,中方企业也派了几个员工参加表演一个节目。演出结束后,跟中国一样,领导上台与演出人员握手致谢。

中方员工都很激动,当普京走上来与大家一一握手走到中方的一名男青年面前时,这名男青年突然猛地抱住了普京,来了个“熊抱”。所有人都愣住了。普京身边的高个子安全保卫人员立刻一把揪住那名中方男青年的衣服,把他扯开,并迅速挡在普京身前。普京微笑了一下,举手示意让保卫人员放松,并继续往下与演出人员握手。这一小插曲确实体现了普京的风范。后来中方内部也对这名男青年进行了教育,这不仅是外交礼仪问题,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万一安全保卫人员误判认为你对普京有攻击图谋呢。当然,这名男青年事后一直兴奋不已,是的,有机会与普京“熊抱”的人估计全世界也不多吧。

我眼中的普京,还不止这些故事,但就写到这里。当前,国际油价持续下跌,普京面临执政生涯中最严峻的挑战,尽管因克里米亚、叙利亚等事件其国内支持率高达90%。不久前的盖达尔经济论坛上,俄财长西卢安诺夫说,俄担心的不是跌至20美元/桶的油价,而是更担忧油价可能会长达10年处于低迷期。

我不是“阴谋论”者,但美国支持的这种低油价态势肯定会导致普京在2018年总统选举中不会一帆风顺。普京的政治地位会不会“成也油价,败也油价”?时局会如何发展?普京的执政生涯还要继续,我眼中的Mr.普京的故事,也许也还要继续。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