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读史】《我为祖国献石油》——缅怀秦咏诚先生

2015-06-27 08:23:00 0

我为祖国献石油 秦咏诚


《石油观察》编辑部整理


6月25日凌晨,原沈阳音乐学院院长、著名作曲家秦咏诚在北京病逝,享年82岁。他曾创作经典歌曲《我为祖国献石油》、《我和我的祖国》等,而临终前他写出的歌曲《我们赶上了好时代》终成绝唱。

        他曾说过:“我和《我为祖国献石油》这首歌有生命之约,和石油有一生之缘。”

        “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一曲《我为祖国献石油》唱出了石油工人的豪情,也在大江南北广泛流传了半个世纪。

慷慨激昂的旋律、震撼人心的歌词,这首石油人耳熟能详的歌曲诞生于上世纪60年代石油大会战时期,铿锵有力的歌声凝聚着当年石油工人创业和奉献精神,把石油工人气壮山河的豪迈气概表达得淋漓尽致。Image title

        在石油工业发展进程中,这首歌曲已成为石油工人心灵的写照,激励着一代代石油人,投身祖国石油工业建设,用天不怕、地不怕的壮志豪情,谱写出一曲曲撼天地、泣鬼神的感人乐章。

作曲者秦咏诚老先生曾回忆,1964年,他去大庆采风,还到铁人王进喜的钻井队体验生活,深感钻井工作不易,“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他一眼相中了这首歌词,只花20分钟就完成了曲子的创作。


追忆往昔

Image title

        1964年3月中旬,沈阳音乐学院院长李劫夫同志突然接到中国音协的通知,请他务必在3月20日到黑龙江省萨尔图报到。并告知了到萨尔图的联系人与电话。

        劫夫同志是当时国内有名的作曲家。他在抗战时期写过的歌曲《二小放牛郎》,《王禾小唱》以及解放战争时期写的歌剧音乐《星星之火》(其中《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家喻户晓),特别是1963年新创的《我们走在大路上》在国内颇有影响。

        接到通知后,院里领导非常重视这件事,劫夫同志更是马上做起了动身的准备。但长期艰苦的革命条件加上过度的劳累,使他刚五十出头,就患上了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多少年来一直和各种药物打交道。学院党委为了能照顾他,准备找一位年轻人陪他一起“北上”。经劫夫提议,党委决定让秦咏诚陪他去。

        当时秦咏诚正在发高烧,已经卧床三天了。劫夫同志亲自到家来看望秦咏诚,并嘱咐他安心养病,并如果二天后能康复就和他一起到萨尔图深入生活。

        能出差去深入生活,秦咏诚非常高兴,但是萨尔图是什么地方,他却不知。还有三天就出发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真不想错过,真希望自己的病能快点好起来。没想到了第二天,他的烧真的退了,身体却还非常虚弱,但起床走路不成问题。

        19日晚,秦咏诚和劫夫登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在火车上,他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们去的萨尔图是什么地方?”劫夫悄悄地告诉他:“萨尔图是个大油田,叫大庆油田,现在还保密呢!”一晚上秦咏诚都在想这个神秘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

        从到大庆的第二天开始,他们每天上午上大课学石油的知识。从勘探、钻井到采油、炼油,一天一个内容。整整十天,他们这些对石油工业一无所知的音乐人,总算对石油有了初步的了解,可以向外行人说上一二了。十天后大庆党委给他们安排下基层体验生活,劫夫、王莘和秦咏诚,被安排在1205钻井队,也就是“王铁人”(王进喜)为队长的钻井队。1205钻井队是大庆油田的英雄钻井队,为开发大庆油田,在极其团难的情况下,打出了第一口井。

        他们在1205“铁人”钻井队呆了三天,满载着对石油工人的敬意回到了招待所。秦咏诚久久回想着井场见到的一幕幕:简陋的设备、恶劣的气候条件、艰辛的劳动、高昂的情绪、冲天的干劲,一切的不可能在这里成为可能,他们离乡背井就是为了给新中国创造一个传奇,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石油工国。

        第二天大庆党委宣传部拿来一摞歌词,希望经过体验生活的作曲家们能为石油工人谱曲。当老作曲家选完歌词后,秦咏诚也去翻了一翻。翻来翻去,翻出了薛柱国写的《我为祖国献石油》歌词,他越看越喜欢,脑海里出现了“铁人”井队从玉门北上的情景,这正是对这些可爱的石油工人的诠释,他们离妻别子,转战南北不就是为了为祖国献石油吗。歌曲应是列车奔驰的勇往直前的快速节奏,旋律应是石油工人豪迈、有力的情绪。秦咏诚越想越激动,若干个音符已经在脑海里跳动,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赶紧找个地方把它写出来,这天下午,在招待所的饭堂里,用了20分钟就把这首歌完成了。

        很快,这首歌就传遍了全国,40多年间,这首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石油人……

Image title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