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鉴】道达尔:5 亿美元能否打造隐形翅膀

2016-07-03 06:07:00 0

道达尔 新能源

文|李汜


导语:道达尔的可再生能源业务规模虽然暂时不能和油气业务同日而语,但如果能够逐渐成长,进入良性循环轨道,那么每年5亿美元的投资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一直信奉“高风险高回报”的道达尔在可再生能源上转变风格了。在不久前的一次投资者展示会上,道达尔公司宣布,计划“利用快速增长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发展高利润空间业务,每年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5亿美元,以拓展生物燃料和光伏发电业务。

作为全年240亿美元投资总额的一部分,仅从份额上来看,这笔投资有些无足轻重。但考虑到近来愁云惨淡的油气市场,以及道达尔“多点开花”的业务模式,此举似乎又不仅仅是制造噱头、取悦投资者而已。此次“加仓”,不仅向投资者们释放出主动求变的积极信号,而且把更多资金由边际回报率不断下降的油气行业,向利润前景更加广阔的投资标的转移,使光伏发电和生物燃料业务成为衔接公司长期战略的关键环节,可谓一箭双雕。

Image title


逆势 “加仓”


道达尔成立于1924年,原名法国石油公司,在《财富》杂志2014年全球500强榜单中排名第11位。由于本土油气资源匮乏,道达尔从诞生之日起,就以高度的冒险精神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投资,不仅覆盖整个油气产业链,而且先后涉足煤炭、发电、可再生能源等领域。

然而,“高风险高回报”策略在最近几年里,不仅没能为公司带来重大油气发现,反而拖累了公司的经营业绩。为了减轻石油勘探开发成本高企和油价走低的双重压力、体现公司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态度,道达尔曾在2014年开始加大天然气领域投入,在俄罗斯、阿根廷等国家参与建设大型天然气项目,但今年上半年天然气近三成的跌幅,让市场对这种清洁化石能源的火热预期有所降温。

进入2015年,以油气产业为核心业务的道达尔必然无法独善其身——虽然2015年第二季度的原油日产量较去年同期增加21.3%,但由于勘探开发成本同比上升16.9%,同时原油销售均价同比暴跌43.5%,导致主营业务总收入同比下降30.1%。

为了度过行业寒冬,道达尔早已对旗下资产进行了一系列调整——通过剥离业绩不佳的炼化业务、加大优质天然气区块投资、退出煤炭业务、出售北海油气管道资产,逐渐将战略重心由陆上油气向海上油气、由高碳向低碳、由发达经济体向新兴经济体转移。

与战略调整同时进行的,是大刀阔斧的成本削减计划。道达尔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同时在最近一次投资者展示会上表示,2015年的资本性支出将降低到230~240亿美元,运营支出削减额度达到12亿美元。这种节衣缩食的举措将至少持续到2017年,届时资本性支出将进一步降低到170~190亿美元,运营支出则被限制在20亿美元上下。

虽然计划支出额度一再削减,但道达尔仍然坚持每年在光伏发电和生物燃料领域投入共计5亿美元,使可再生能源领域支出在公司支出总额中所占比重保持温和增长,足见公司决策层对这个领域的期待。


两度出手


道达尔第一次“建仓”生物燃料产业,要上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执掌公司决策权的是行事风格激进、极富冒险精神、人称“小王子”的邓默涵(Thierry Desmarest),他在加快发展油气领域核心业务板块的同时,从1992年就开始试水生物燃料业务。

马哲睿(Chrisophede Margerie)接棒CEO后,在生物燃料的商业化应用之路上更进一步,于2010 年启动科研项目,尝试通过热化学法生产新一代生物柴油和航空燃料,并于同年6月收购美国Amyris公司18.5%的股

份,筹划生物燃料产品的规模化生产。

2011年,道达尔收购美国太阳能电力公司(Sunpower)66%的股权, 强势进驻光伏发电产业,先后在阿联酋、中国、智利和南非等国家启动大型光伏发电项目。无论从起步时间还是产业布局规模上来看,道达尔的可再生能源业务都走在了各大国际石油巨头的前列。可以说,道达尔之所以能够在生物燃料和光伏发电产业占据了一席之地, 是因为成功收购Amyris和Sunpower两家可再生能源公司股份,不过,它们的成长之途并非一帆风顺。

Amyris以研制高效抗疟药青蒿素的原料合成物起家,凭借独有的生物技术,一度处于全球工业生物技术革命的前沿。由于旗下实验室所掌握的技术可以用于生产替代石油产品的生物柴油和航空燃料,该公司受到道达尔青睐。被这家石油巨头收购后不久,在美国顺利上市。

受二级市场投资者的乐观预期推动,Amyris股价曾经一路飙涨,但随后,公司在财务管理和规模化生产等方面暴露出一系列问题,使股价迅速下跌到2.5美元左右。2010年至今,道达尔作为Amyris的第一大股东,已累计持有该公司28.78%的股份,但股价大跌加上2015年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净亏损,让道达尔持有的股份市值出现大幅度缩水。

与Amyris在巴西圣保罗合作建设的Brotas生物工厂,是道达尔在生物燃料商业化应用方面的一次重要尝试,也是Amyris扭亏为盈的关键——如果能够解决产品的规模化生产难题,该公司旗下可再生产品的盈亏平衡点将大幅下降,使公司现金流状况得到改善,进而使亏损困境得到缓解。追加投资是扩大生产规模的前提,不过,Amyris在金融市场表现惨不忍睹,融资存在不小的困难。道达尔作为Amyris该公司首席股东,双方利益息息相关,或在关键时刻提供资金支持,缓解该公司手头拮据的窘境。

相比于生物燃料,道达尔在光伏发电产业的发展较为顺利,这要得益于道达尔与Sunpower的成功结合。这家在美国位居行业次席的光伏组件制造公司被道达尔收购以后,经过2年的蛰伏期, 终于在2013年第三季度扭亏为盈,并在2014年实现净利润2.46亿美元。受益于美国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Renewable Energy Portfolio Standards, RPS)和对华反倾销政策,Sunpower的公用事业光伏发电项目一度成为道达尔的业绩支柱,但公司管理层并没有固步自封,而是在国内需求增速放缓之前,借助道达尔在全球拥有的商业资源,向海外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羽翼待丰

Image title


目前,如何以最合理的路径实现规模化生产、降低产品的盈亏平衡点,是这两家公司共同面临的挑战。

道达尔在生物燃料产业是否能够走得更远,几乎完全取决于Amyris未来的发展状况,但让投资者们感到欣慰的是,道达尔已经决定,不再把全部筹码都押注在这家前途未卜的公司身上。2015年4月,道达尔宣布将投资2亿欧元(约合2.23亿美元),将年亏损额高达1.5亿欧元的La Mede炼油厂改装成为法国第一座生物燃料工厂。这样一来,即使Amyris最终无力回天,道达尔的生物燃料业务发展之路也仍将得到延续。

相比之下,道达尔在油气业务板块打下的坚实基础,为Sunpower的海外市场业务提供了超乎想象的便利——通过将燃油合约与光伏组件销售业务相捆绑,公司成功打入阿联酋市场,同时将光伏发电技术用于欧洲、非洲和中国无锡市等地区的部分新建加油站,实现了与道达尔传统业务的无缝衔接。

近年来,全球光伏市场虽然结构化产能过剩问题凸显,但专注于高端组件的Sunpower并无低端产能过剩之虞,反而由于旗下工厂产能有限,使光伏电池产量成为制约企业业绩增长的瓶颈。为了不落后于市场需求增长步伐, Sunpower将2015年的资本支出计划在去年1.7亿美元的基础上大幅增加1倍, 用于提升产品制造基地的产能上限。公司还尝试推行Yieldco模式,将运营的光伏发电站分离成为独立上市公司,力图降低项目融资成本。道达尔适时的资源支持,将会成为Sunpower突破瓶颈的最大助力。

从实验室研发到工厂规模化生产, 再到产品投放市场,是每一种可再生能源商业化应用的必经之路。尽管道达尔将生物燃料和光伏发电产业视为长期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善投资回报率,也是公司及广大投资者的合理诉求。道达尔的可再生能源业务规模虽然暂时不能和油气业务同日而语,但如果能够逐渐成长,进入良性循环轨道,那么每年5亿美元的投资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毕竟,这对“隐形的翅膀”若想真正羽翼丰满,仍需要更大力度的投入。到了那个时候,生物燃料和光伏发电这对“隐形的翅膀”,必将成为道达尔一飞冲天的可靠保证。(来源:《能源评论》2015年11期)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