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观察家】张爱国:特朗普能源政策下中国油企对美投资策略

2017-08-09 06:37:00 0

特朗普 油企 对美投资

文|张爱国 中石化石勘院

中国油企应通过精选投资目标、选择恰当的投资方式、完善企业经营管理、做好企业风险管控等措施,增强、提高对美投资的效果和效益。


从竞选宣言到公布施政纲领,再到上台后一个月推行的油气政策可以看出,特朗普能源政策的核心是力主发展非化石能源,尤其是要振兴美国石油工业。面对未来特朗普政策,中国石油企业面临一系列对美投资的机遇和挑战。


特朗普正逐步兑现竞选诺言

从特朗普正式上台一个月出台的一系列新政策可以看出,特朗普能源政策与奥巴马时代政策相比发生了较大变化,其能源政策的核心是力主发展化石能源,尤其是要振兴美国石油工业。

特朗普上台后正一步步兑现其竞选宣言和施政纲领中的承诺。其中,在油气政策方面,上台后一个月内连续出台了两项政策,先是于1月24日签署行政命令,重启备受争议的“拱心石”XL输油管道项目和达科他管道项目;后于2月1日废除了美国证监会于2016年6月发布的一项要求在美国上市石油和矿业公司必须披露海外经营中向当地政府支付款项的规定。

未来,围绕振兴油气工业,特朗普政府还将出台一系列新政策,归纳起来主要涉及以下五个方面:

减少奥巴马时期的油气监管政策。特朗普在选战中,曾保证将松绑75%的法规,并于1月30日签署行政令,规定凡提出1项新法规,就应取消2项旧法规。最近,特朗普政府废除美国证监会关于上市油气公司海外经营中需披露向当地政府支付款项政策的做法,便是该项举措的具体体现。这主要由于美国上市石油公司认为这项监管政策容易造成商业秘密泄露和增加运营费用。今后还将有更多的油气监管政策被取消。

逐步废除阻碍油气工业发展的环保政策。这其中主要涉及三个方面的政策,包括降低环境保护署正在研究制定的关于油气井压裂过程中甲烷排放标准,重新修订2015年颁布的“清洁水条例”和2016年制定的“溪水保护条例”,降低油气钻井作业的相关环保要求。

出台进一步放开深水油气勘探开发的政策。废除奥巴马政府时期关闭海上及大陆架油气勘探开发的政策,进一步放开包括阿拉斯加,以及太平洋、大西洋和墨西哥湾深水区联邦土地的勘探开发活动。

持续出台支持油气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近期,特朗普签署命令,重启“拱心石”XL输油管道项目和达科他管道项目,因为他认为这些项目能够增加大量就业,同时带动钢铁行业发展。今后,将有更多奥巴马时期因环保审查受阻的油气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得到批复。

推出退出全球气候行动计划的政策。尽管奥巴马政府于2016年4月签署了《巴黎协定》,但特朗普多次明确表示将退出“巴黎协定”,停止美国对联合国全球变暖计划的支出。此外,特朗普上台后,2016年美国环境保护署发布的旨在降低电厂碳排放的“清洁电力计划”或将执行受阻,特朗普曾明确表示反对该计划。


中国油企对美投资机会增多

未来随着特朗普振兴美国油气工业系列措施的实施,中国油企对美油气投资将迎来更多的机会。特朗普油气政策的核心是振兴美国石油工业,美国油气工业的发展需要大量投资,无疑吸引外国油气投资将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举措。

首先,在油气勘探开发领域,未来,特朗普要放开奥巴马时期关闭的海上及大陆架油气勘探开发,放开太平洋、大西洋及墨西哥湾深水区域的油气开采,这些地区油气开发难度更大、投资更高,需要更有财力的投资者参与,这为中国众多融资能力较强、有转型需求的上市公司在美拓展新业务提供了投资机遇。

其次,在油气贸易领域,随着美国油气工业的振兴,美国油气产量将会大幅上升,届时美国油气产量结构性过剩现象将会进一步显现,为将富余的石油天然气销售出去,美国国内油气出口市场必将会进一步放开。在原油贸易领域,2015年9月美国就通过了取消原油出口禁令,美国开始出口少量凝析油,2016年美国LNG开始出口至欧洲、中东及亚洲的日本和韩国,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美国油气走向国际市场。同时,近两年我国加快了油气市场的开放步伐,逐步向更多的民营企业放开原油进口权和使用权,2016年已有近20家民营炼厂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同时多家民营企业获得了原油进口权,他们利用低油价有利时机进口大量原油,未来将会有更多民营企业获得原油进口和使用权资格,民营企业原油进口需求不断上升。可见,特朗普治理下,中国民营企业从美国进口廉价原油面临机遇。

再次,在天然气贸易领域,随着我国城镇化步伐加快和绿色低碳发展要求的提高,中国LNG进口需求将逐步上升。2016年中国天然气市场改革有了新进展,实行官网分离,允许向民营企业放开管道使用权,目前广汇能源、北京燃气等企业已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管道企业签订了第三方准入协议。随着管道准入的放开,更多民营企业进入LNG进口、销售市场,未来民营企业LNG进口需求将会不断上升。美国拥有丰富的页岩气资源,这也为中国民营企业进口天然气提供了机遇。总之,特朗普能源政策下,中国油气贸易公司将面临更多机遇。

但是,近几年美国企业利用反垄断法、保护商业秘密法、国家安全法等法律工具屡向中国企业发难,致使中国企业在美投资遇阻现象频发。如美国利用“双反”作为手段,对中国钢铁、橡胶、轮胎、光伏产品征收高额税收,使相关生产企业蒙受巨大损失。同时,中国企业在美并购流产事件频现。据《金融时报》报道,2016年中国海外交易被取消的金额总数超过了750亿美元,这其中价值约590亿美元的10笔针对美国公司的并购交易被取消,相当于被取消总额的近80%。在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政策下,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将会进一步强化,中国企业在美投资环境并不会好转,反而将会更加严峻。未来,美国会进一步利用反垄断法、国家安全法审查中企在美的收购投资,以违反国家安全、形成行业垄断为借口阻碍中企在美收购交易的完成;美国企业也会继续利用知识产权保护法、保护商业秘密法等法律,以侵犯商业秘密、侵犯知识产权为借口向中国同行企业提起商业诉讼,阻碍中国在美企业开展相关业务。中国石油企业对美投资同样将面临着上述问题的挑战。


中国油企对美投资策略

当前,三大国有石油公司及部分民营企业都已在美开展油气投资。其中,三大石油公司的油气投资涉及勘探区块购买、石化工程建设、原油贸易及科技研发等领域,宝莫股份和美都能源等民营企业主要投向美国页岩油气勘探区块购买和运营。未来,将有更多中国民营企业进入美国油气市场。特朗普政府下,中国石油企业应通过竞选投资目标、选择恰当的投资方式、加强在美企业管理、完善投资风险管控等措施,提高对美投资的效率和效益。

精选投资目标,做好尽职调查。在美收购投资过程中,选择合适的目标至关重要。从实践来看,在美收购目标为国家安全业务的企业、高科技企业、拥有敏感性技术的企业及投资额过大的企业时,往往会在并购审查中遇阻,而选择那些濒临破产的企业则成功率较高。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的成功与其接手了濒临破产的当地企业有重要关系。当前低油价下,大量的页岩油气生产商资不抵债,面临破产,中国油企可将这类油气公司作为重点投资目标。尽职调查,决定投资的成败,大量项目因尽职调查环节过于草率,导致投资者巨幅亏损。尽职调查过程中既需要投资企业亲自赴目标企业现场进行调查,也需要聘请美国专业律师及国际知名机构协助对目标企业进行调查。除此之外,国内石油企业还可以通过自身调查或者聘请各种中介公司、国际知名并购事务所,对被并购对象进行全方位的了解,包括被购企业的资产状况、财务状况、涉诉情况等。

选择恰当的投资方式,提升投资成功率。合理的投资方式能够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方面,建议我国石油企业在美油气投资过程中应加强与美国大型石油公司的合作。特朗普上台后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包括任命艾克森美孚前总裁蒂勒森为国务卿,重启“拱心石”XL管道建设以降低炼化企业的生产成本,以及废除SEC对雪佛龙、埃克森美孚等上市石油企业海外经营中需披露向当地政府支付款项的要求等,表明特朗普政府是彻底的美国大石油公司利益的代表,特朗普政府的一切油气政策都是为美国大石油公司发展服务。为此,我国石油企业在对美油气投资过程中,应善于借船出海,通过加强与美国大型石油公司的合作,减少投资过程中的阻碍,增强投资效果。另一方面,在美开展收购投资过程中,可采取渐进性的收购方式,先收购部分资产或业务,此后逐步实现完全控股;同时可采取纵向收购方式,先收购目标企业产业链中的一部分,此后再逐步实现全产业链收购。实践证明,这些收购方式较直接全资收购目标企业成功率要高。

增强法律风险防范意识,提升企业应诉水平。美国是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法律制度较为完善、民众法律意识普遍较强,适应美国投资环境,必须努力增强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意识。为此,一是应加强企业法律管理体系建设,设置专门的法律事务管理人员处理相关事务。二是要加强员工的法律培训,聘请有经验的律师进行普法教育,促进员工法律意识的增强,日常经营中尤其要增强员工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涉密信息保护意识,防止发生知识产权侵权事件和涉密案件。三是要提升合同管理水平,做好合同的源头管理和过程管理,签约前,做好尽职调查,全面分析可能出现的法律问题,设计好条款,为经济活动提供法律保障;快速解决履约过程中发现的异常情况。四是对于企业经营过程中遇到的外部诉讼案件,应积极应对。一方面应聘请专业的律师团参与应诉,另一方面尽量与起诉方实现庭外和解,避免漫长的诉讼拖累企业正常生产经营。

努力提升企业社会形象,营造有利的外部环境 。获得当地社会认可、赢得当地民众支持是顺利实施对美投资的必要条件。一是要积极承担对美国承诺的财政投资,对美国社区、教育等保持一定比例的投资,从而获得较好社会名誉。二是积极推动本土化运作,在人员聘用、物资采购等方面,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使用美国当地人员或供应商,争取得到美方支持。此外,还要注重舆情公关投资,通过雇佣美国较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游说政府、利用公共舆论网加强宣传等方式,为企业在美投资创造宽松的外部环境。加强风险预警机制建设,利用投资保险制度降低投资风险。特朗普政策下,美国内政外交政策不确定性增加,石油企业在美投资的风险增大。为此,应进一步加

强风险预警机制建设,根据本企业具体情况,设立一套包括风险监测、风险识别、风险分析、风险相应在内的风险预警机制,根据不同的报警状态采取相应的措施。企业还可通过投保海外投资保险,将投资风险降到较低程度。我国企业可投保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承保的海外投资保险,主要涉及四种险: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暴乱、政府违约。除此之外,我国石油企业还可向世界银行的多变担保机构投保,这也是有效降低政治风险的重要方式。(来源:《中国石化杂志》,2017年第7期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