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观察家】拉美油气投资环境新特点及合作建议

2017-05-14 06:30:00 0

拉丁美洲 油气投资

文|郭瑶 任重远 朱颖超 冯贺

作者单位: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


一、2016 年拉美地区油气投资环境特点及展望

2016 年,拉美地区政局“天平”向“右”倾斜,巴西左翼政权遭遇弹劾, 中右翼力量上台执政, 秘鲁政坛亦实现右翼“接棒”。与此同时,拉美地区的经济继续萎缩,巴西、委内瑞拉两国拖累地区经济增长。此外,该地区社会安全形势依然严峻。在各种因素作用下,拉美地区油气工业发展艰难前行。受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及未来新政影响,2017年拉美地区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增加, 同时社会安全风险仍将维持高位。

(一) 拉美地区右翼崛起,政治意识“掉头转向”趋于猛烈

2016 年,拉美政局出现严重动荡。右翼势力呈现明显上升态势,在7 月秘鲁右翼赢得总统大选后不久,巴西左翼总统罗塞夫提前下台,中右翼副总统特梅尔顺利“转正”。左翼势力遭遇重创,右翼影响力继续扩大。尽管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仍在全力镇守左翼阵营,但受右翼议会牵制和设阻影响,执政之路愈加困难。拉美地区左翼优势日渐式微,右翼力量重振旗鼓。

预计2017 年拉美地区“左右”斗争将趋于白热化,执政党执政压力增大。委内瑞拉将迎来市政选举,“左右”对决将进一步加剧政局动荡。阿根廷将于10月举行议会选举,反对派很可能获得选举胜利,从而延缓政府施政进程。巴西反腐调查牵连到总统特梅尔及其内阁高层人员,政府的不稳定及崩溃的可能性加大。墨西哥“政”“反”两派在市政选举中将展开激烈角逐,为2018年总统大选争取各自优势。智利左翼总统巴切莱特面临大选挑战。总体而言,拉美国家执政环境趋于复杂,执政难题和难度均有所增加。

(二) 国际油价探底缓慢回升,拉美经济未有明显改善

2016 年第一季度,国际油价跌破30 美元/ 桶,而后缓慢回升。与此同时,拉美地区经济连续两年呈现萎缩,据联合国拉加经委会(ECLAC)预测,2016 年拉美地区经济增长率将由上年的-0.5%再次下滑到-0.8%, 造成人均GDP下降2%。国家和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均衡,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得益于能源价格探底回升、外部需求提振、汇款流入、通胀缓解等因素,经济有所好转, 经济增速分别为3.8%和-0.3%。南美国家由于贸易条件恶化, 中国等贸易伙伴需求疲软,以及政策扶持力度有限,预计2016年地区经济萎缩2.1%。就地区总体而言, 阿根廷、委内瑞拉、巴西、厄瓜多尔、苏里南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六国拖累了拉美地区经济增长。

经历了两年经济不景气之后,2017 年拉美地区有望迎来缓慢复苏,但受全球贸易前景不佳、改革复杂性等因素影响,地区经济前景并不明朗。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有意重塑与拉美地区贸易关系,使拉美经济前景更加难以预料。巴西和委内瑞拉政局的不稳定性以及厄瓜多尔等国的选举形势将给拉美地区经济复苏形成障碍。

(三)经济下滑与政策变革相互叠加,社会形势更趋严峻

2016 年,拉美地区经济持续下滑带来社会发展形势困难。委内瑞拉执政党难以满足民众生活诉求,年内爆发数次反政府示威游行,社会治安形势愈加混乱。巴西特梅尔上台以来已有六位部长级人物因涉嫌腐败先后辞职,动摇了新总统的执政根基, 引发民众不满情绪增加,游行示威活动强度增大,社会治安风险不断上升。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上任以来推行的紧缩性调整政策遭遇来自该国主要工会组织的联合抵制,石油、港口等行业工人组织多次游行示威或罢工。长期以来,拉美地区的经济、政府腐败、公共安全、有组织犯罪和环境卫生等问题一直难以得到有效改观。在这一轮经济危机中,宏观经济萎缩给社会环境的改善带来更大压力。预计2017 年,拉美地区各种社会冲突和矛盾问题依然突出,社会顽疾难以得到有效治理。

(四) 低油价等多因素交织,拖延油气工业发展进程

尽管2016 年国际油价探底后呈震荡回升走势,但回升速度和幅度有限, 并未对拉美地区油气工业发展起到推动作用。从上游勘探开发到下游炼化以及原油贸易看,拉美油气工业发展陷入停滞甚至出现倒退迹象。

1. 勘探步伐继续放缓,油气储量同步微降

2015 年,受低油价影响拉美地区勘探支出降为82.8 亿美元,同比减少35%,导致地区油气储量均出现下降趋势, 石油剩余探明储量约为525.3 亿吨, 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约为8.01 万亿立方米,同比均下降0.2%。

拉美地区国家石油公司主导区内上游投资。2016 年,由于国际油价回暖动力不足,加之现金流紧张,拉美地区国家石油公司依然保持谨慎投资态度。预计巴西国油、墨西哥国油、阿根廷YPF 以及哥伦比亚国油四大国家石油公司2016 年上游支出将同比削减三分之一,其他石油公司削减规模或将超过一半。在上游支出中勘探降幅超过开发,受这一因素影响,地区内未有大规模油气发现,新发现油田规模仅在1500 万吨左右。

基于对油价走势研判持悲观态度,拉美地区四大国家石油公司不同程度削减了中长期勘探开发投资规模,进一步阻碍了地区油气储产量增长前景。

2. 油气产量出现同步下降

2016 年,拉美地区石油产量为5.32 亿吨,天然气产量为2136亿立方米, 同比分别下降6%和3%。

委内瑞拉石油产量降幅最为明显,与2016年初相比目前产量下降已接近10%,与2002 年高峰产量相比下降幅度超过20%。估计全年委内瑞拉上游支出同比减少30%, 成为地区产量大幅下降的主要推手。此外,老油田产量下降、电力短缺、油服公司因拖欠工程款严重而减小作业规模,以及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叠加造成产量下降。墨西哥继续推进能源改革进程或成为地区上游投资降幅最大的国家,估计在40%左右,原油产量连续12 年下降。

目前,巴西原油产量正在缓慢增长,但增幅不及预期。受外部经济不景气以及内部债务拖累影响,巴西调整了中长期原油产量目标,由规划的2020 年2.2 亿吨调减到1.4 亿吨。委内瑞拉原油增产前景不容乐观。2020 年前,拉美地区原油产量增长空间有限。

墨西哥、阿根廷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三国天然气产量占据地区半壁江山。2016 年墨西哥天然气生产基本维持上年的水平。阿根廷页岩气开发仍在继续, 但由于受资金约束步伐大幅放缓,产量下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由于投资力度不足,天然气生产减速慢行。

3. 炼化行业发展未有起色

2016 年,拉美地区炼化行业无新进展,炼油能力仍保持在5亿吨/ 年的水平。全年除厄瓜多尔完成Esmeraldas 炼厂升级改造以外,没有新的炼厂建成投产。委内瑞拉和墨西哥两国提出炼厂改造计划, 其中委内瑞拉Puerto La Cruz 炼厂正在改造中,预计2018 年完工,届时加工能力将提高到1050 万吨。委内瑞拉另一座炼厂ISLA 已完成初步协议签署,预计加工能力将提高到1675万吨。墨西哥三座炼厂改造仍处在规划中,没有更多细节披露。拉美地区炼厂长期投资不足,发展缓慢。

4. 油气进出口呈现反向变动趋势

拉美地区是世界重要的资源输出地,原油在出口产品中占有较大比重。然而受地区原油产量下降冲击,2016 年地区内原油进出口呈现“进增出减”的反向变动趋势,石油进口量为3618 万吨,增幅为3%。其中,巴西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是该地区主要进口国。2016 年,巴西原油消费量保持增长,受炼厂结构约束以及开工率提高影响,2016 年巴西进口量延续上年增长趋势。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进口量增加主要归因于产量降幅超过消费量涨幅,造成该国石油进口量进一步增长。

2016 年拉美地区石油出口量为2.6 亿吨,降幅为1.4%。由于地区原油消费量由2015 年的3.1 亿吨降为2016 年2.9 亿吨,降幅超过5%。因此,在地区原油产量大幅下降的同时,出口量仅出现小幅降低。委内瑞拉和墨西哥是地区原油主要出口国。委内瑞拉由于电力不足影响炼厂开工导致原油消费量大幅减少27%,而出口量仅减少1%,仍维持在1亿吨左右。墨西哥继续推行上游区块招标,加之老油田产量下降等原因,同比下降3%。

2016 年,拉美地区天然气进出口呈现类似于石油的变化趋势,进口增幅与出口降幅均为1%。其中,天然气进口量1398 亿立方米,阿根廷和墨西哥是该地区天然气主要进口国, 阿根廷进口量基本与上年持平, 墨西哥出现小幅增长; 天然气出口量为420 亿立方米,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出口量的下降拉低了地区的整体出口水平。


二、中拉油气合作面临的风险与机遇

2016 年,拉美部分国家经历了政治风暴和经济考验,增加了中资油企合作风险。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新政以及国际油价震荡回升,将为中国石油企业在拉美地区推进油气合作提供诸多合作机会。

(一)中拉油气合作多种风险并存

1. 拉美政局“右倾”显现,加剧油气合作政治风险

2016 年,拉美地区派系斗争趋于激烈,从委内瑞拉到阿根廷,从秘鲁到巴西,右翼力量已然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形成呼应,大有燎原之势。委内瑞拉右翼控制的国会加紧发起对马杜罗的罢免攻势,执政党多次采取对话方式促成双方和解,但两方难以就核心问题达成一致,加剧国家政治动荡。委内瑞拉政治经济困局难解, 严重制约本国油气工业发展, 令中国石油企业现有项目承受巨大压力。巴西政坛震荡推高油气合作政治、安全与政策风险。特梅尔上任以来已有六位部长级人物先后辞职,动摇了新总统本不牢固的执政根基,引发民众不满情绪增加, 游行示威活动强度增大,社会治安风险上升。过渡政府推行的油气新政能否保持稳定性和连续性同样存在不确定性,从而对中巴油气合作步伐造成影响。

2. 经济结构脆弱,牵制油气项目营利

拉美地区经济易受外部大宗商品交易影响,尤其是在国际油价低位运行的两年中,拉美多数资源国经济饱受摧残、苦不堪言。2016 年,拉美地区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等重点资源国普遍面临通胀严重、汇率波动、本币贬值、债务危机等经济难题,严重制约了外国石油公司的盈利空间。其中,巴西汇率从2016 年1 月的4.1 震荡变化至11 月的3.4,年度通胀率保持在7%的较高水平。而巴西深水油气项目平均操作成本在10 美元/桶左右,盈亏平衡点在40 美元/桶-50 美元/ 桶之间,在当前国际油价低位宽幅震荡期内开发商难有效益可循,加之汇率波动和高通胀,未来项目生产效益或将遭受更多侵蚀。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恶化拖累PDVSA 难以完成基本开发投资义务, 甚至出现拖欠服务费用等事件, 不但打击合作伙伴生产积极性,同时也降低了投资者投资热情

3. 社会顽疾难以根治,油气项目运营缺乏安全保障

拉美地区是全球腐败、抢劫、贩毒、游行、示威等案件高发区,不但给当地民众生活带来困扰,也给在拉合作的油气项目管理设置了障碍。2016 年,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等国的多地发生数起高强度、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内容涉及政府低效、腐败、国有资源私有化、薪金等,由于拉美抗议活动越来越趋于频繁,而且示威群众采取拉长战线等策略,严重影响了油田的正常生产以及项目公司的正常运转。同时,墨西哥等国抢劫、谋杀案件时有发生,严重威胁了石油工人人身财产安全。此外,拉美地区工会、社团力量强大。在谨防拉美地区经济下滑的大环境下,秘鲁、厄瓜多尔等国社区民众对石油公司百般刁难,甚至提出无理的经济诉求。

(二)拉美地区正在孕育新的合作机遇

1. 美国能源独立为中国挺进拉美地区腾挪空间

随着美国能源独立的持续推进以及本土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重新抬头, 未来新政府可能着眼聚焦改善本国经济,收缩对外战略。而拉美地区作为美国的“后院”,长期以来受制于美国。无论是拉美左翼国家内部的权力斗争,还是当地有影响力的媒体对其肆意唱衰,都或多或少渗透着美国的影子。如今,特朗普已经正式上任,美国新政也逐渐清晰明朗。

未来, 美国对拉美地区油气市场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或将有所减弱。中国作为经济体量大国、政治影响力大国和对外友好型大国,始终秉持包容、协同、联动、多元、开放、务实的态度发展区域内外国家关系。中国寻求双赢和多赢的合作模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和吸纳。2013 年至今,在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推动下,中拉论坛成立,中拉关系五位一体新格局逐步形成,“1+3+6” 框架将双方务实合作引入快车道,中拉互利共赢合作呈现跨越式发展,中拉命运共同体根基更加牢固,双方关系迎来历史最好时期。美国在拉美地区油气市场影响力的相对减弱,为中国在拉美地区大展拳脚提供了机会。

2. 部分资源国放松对外合作政策

2016 年,拉美地区主要资源国经济形势未有起色,货币大幅贬值、通货膨胀加剧等因素给资源国带来沉重负担。为突破困境,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等国纷纷调整油气政策。其中,巴西通过了石油法修正案,解除了巴西国油在海上区块最低持股30%的限制,松绑巴西国油盐下区块最低30%占股要求, 放松对盐下区块管制;委内瑞拉让渡重油带项目股权,计划降低部分重油带矿区使用费,由30%降至20%;阿根廷政府规定,若布伦特油价低于47.5 美元/ 桶, 政府对原油出口实行7.5 美元/ 桶补贴政策,有效期至2016 年底。补贴政策适用于巴塔哥尼亚地区(油气富集区);墨西哥政府降低Pemex 在海上区块最低持股比例,同时强化了其资金履行义务;厄瓜多尔下调油气勘探开发服务费的增值税预扣比例,将预扣比例从70%下调至50%。

总之,拉美地区部分资源国采取的油气激励政策为中国石油企业扩大中拉油气合作创造了历史机会。

3. 部分国家招投标活跃,结果超过预期

拉美地区墨西哥辖内的墨西哥湾以及巴西东南部海上盐下盆地资源前景良好,待开发储量巨大,备受外界瞩目。2016 年,两国深水区块招标引起外国石油公司极大兴趣。

2016 年10 月中旬,巴西开启第二轮海上区块招标,提供4个地区多个深水盐下区块,全部位于桑托斯盆地。其中,Carcara为巴西海上最大前景区。Gato do Mato 和Tartaruga Mestica 比邻产量区,尤其是Gato do Mato地区与卢拉大油田接壤,卢拉油田产量超过10 万桶/ 日。Sapinhoa包括四个独立区块,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环绕海上石油生产区。本轮招标为大石油公司挺进巴西海上提供了机会。

12 月5 日,墨西哥举行了首轮深水区块招标,提供的10 个区块位于墨西哥湾Perdido 褶皱带远景区以及南部的Salina 盆地。此轮招标吸引了必和必拓、英国石油(BP)等17 家大公司参与。最终,道达尔、CNOOC、雪佛龙、埃克森- 美孚、挪威国油、BP、马来西亚国油、墨西哥Sierra 石油公司、墨菲、英国Ophir 石油公司、马来西亚PC Carigali 等11家公司中标了8 个区块。墨西哥深水石油区块招标成果远超预期。

此外, 哥伦比亚陆上以及乌拉圭海上区块招标也受到外国石油公司关注, 目前招标仍在进行之中。


三、新形势下推进中拉油气合作的建议

面对中拉油气合作的新形势、新变化,中国石油企业需研判形势、抢抓机遇、应对风险,制定完善可行的中拉油气合作策略。

(一)抢抓机遇,积极推进中拉油气合作

特朗普能源新政将加快美国能源独立步伐, 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 进而推动美国减少在拉美等地区的进口份额,为中国能源进口多元化提供了契机。拉美地区作为资源出口导向型国家,失去美国这个油气进口大户后,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的依赖度将大大增加。建议中国石油企业抢抓美洲地区贸易格局的变化机遇, 将扩大和推进中拉油气贸易合作作为一项战略举措进行研究部署, 推动双边实现互利双赢。

(二)提前布局,加快储备优质油气资产

目前, 全球油气资源开发已经进入“常非并举”期,巴西盐下、墨西哥海上、阿根廷页岩资源等作为全球油气新发现中的重要一极, 成为国际大石油公司争相开发和储备的一种战略资源。特别是巴西和墨西哥油气勘探开发前景广阔,海上、陆上大油田多,储量大,勘探开发程度低,深海勘探环境远远优于亚洲各国。建议中国石油企业将两国海上油气作为事关公司长远发展的一项战略资源进行储备,抓住油价震荡回升的有利时机,在运营好现有合作项目的同时,积极拓展新项目合作。

(三)创新模式,积极寻求利益捆绑

在推进中拉油气合作中,中国石油企业可综合利用“金融+贸易”、“国企+ 民企”以及“中企+ 外企”等多种利益捆绑模式,化解风险、共享利益。一方面,应充分发挥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贷款换石油等相关国家政策的作用,与各类基金携手实现共同发展。另一方面,可借助中国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东风,通过与中国的民企合作,以混合所有制为主体,共同拓展在拉美地区业务。此外,还可以通过资产并购、股权互换、战略联盟等灵活方式,与西方石油公司进行利益捆绑,在拉美国家联合开展投资运营。

(四)防控风险,确保中国石油企业在拉美地区项目安全平稳运营

目前,中国石油企业在拉美地区主要面临政局动荡、经营、汇率和社会治安等风险。不同党派间的权力争夺或将导致以上风险持续恶化。近期,应特别关注委内瑞拉、巴西等国政局动荡引发的汇率、安全风险,加强安全应急管理的培训和演练,切实防范各类直接危害事件发生。(来源:《国际经济合作》,2017年第3期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