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观察家】欧佩克缘何“内斗”不断

2016-01-20 08:58:00 0

欧佩克


文|孟凡超
石油观察研究院

2015年12月4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以下简称“欧佩克”)大会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作为迎接印尼回归的会议,同时也因其产量上限问题备受市场关注。各产油国代表在经过约2小时闭门会议后,未能就2016年原油产量上限达成协议,意味着各成员国继续按当前产量产油。

目前欧佩克原油产量约占世界石油市场的三分之一,实际日均产量约为3150万桶,远高于之前协定3000万桶/日的目标,国际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将继续维持。

消息传出后,国际油价暴跌,截止2016年1月7日,布伦特原油最低探至32.32美元/桶,WTI原油低至32.53美元/桶,创2003年12月以来最低。

据悉,本次OPEC会议上,以委内瑞拉为首的一部分小产油国提议减产5%以提振油价,但沙特及其海湾盟国坚持高产以维持原有市场份额,导致最终维也纳会议未就减产达成共识。

自从2014年中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以来,对于是否减产来推高国际油价,OPEC内部“内斗”声不断,让人不得不思考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组织到底发生了什么,多年的合作缘何没有抹平之间的嫌隙。

欧佩克诞生

欧佩克(OPEC)成立于1960年9月14日,总部最开始设在瑞士日内瓦,后于1965年9月1日迁至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欧佩克是一个自愿结成的政府间组织,是第三世界建立最早、影响最大的原料生产国和输出组织,旨在通过消除有害的、不必要的价格波动,确保国际石油市场石油价格稳定,保证各成员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获得稳定的石油收入,并为石油消费国提供足够、经济、长期的石油供应。

欧佩克的成立有其特定历史背景。1960年欧佩克成立前,有着“石油七姐妹”之称的西方发达国家七大石油巨头加速在全球各地,尤其中东地区开采石油,控制了全球范围内的石油开采、运输、定价销售等环节,通过加大生产,压低原油价格。

1959年2月,英国石油公司BP每桶原油降价18美分,令中东主要产油国石油收入锐减10%。如何获得石油的定价权,成为摆在中东石油资源富集国面前的一件大事。
1959年4月,成立于1945年3月的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召开第一届阿拉伯国家石油大会,大会除了阿拉伯产油国外,还邀请了伊朗以及委内瑞拉这两大非阿拉伯产油国。会议谴责西方石油垄断集团压低石油价格,并要求获得一定的石油定价参与权。同样在此次会议上,沙特阿拉伯与委内瑞拉达成了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初步协定。

1960年5月,沙特石油大臣与委内瑞拉能源部长举行会谈,公报进一步明确提出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3个月后,即同年8月,埃克森公司再次单方面宣布石油降价10美分,此举令中东4个主要石油生产国损失超过2亿美元。1个月后,沙特、科威特、伊朗、伊拉克联合委内瑞拉,在伊拉克巴格达一连开了6天会议,最终宣布成立欧佩克,以和西方石油垄断集团抗衡,维护自身石油权益。

欧佩克的成立,在西方石油产业界引起轰动。随之而来的恶意指控不绝于耳,但并没有阻碍欧佩克的壮大,相反,该组织在争议中实力日增。不仅成员国数量增长到目前的13个,在此过程中,经过欧佩克的努力,成功迫使西方石油巨头多次同意提高石油价格和石油税率,到1973年,原油标价已经由1960年前的1.8美元逐步提高到了3.011美元。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了向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施压,阿拉伯产油国将石油视为武器,多个阿拉伯产油国一致宣布对美国、欧洲主要国家实施石油禁运。由于美国大量自中东地区进口石油,此举令美国全国陷入石油荒。到了1973年12月,欧佩克已将油价提升至11.65美元。经此一役,欧佩克基本掌握了国际油价的定价权。

两伊战争损害组织凝聚力

在欧佩克成立后的最初10多年,由于有着共同的对外目标,成员国内部并未产生大的分歧。不过,随着成员国各自国内的政治状况变化,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变得亲疏有别。围绕石油资源利益,一些国家之间甚至爆发了严重争执。

1978年10月,中东重要产油国伊朗国内的石油工人举行罢工,一场反对伊朗国王的伊斯兰革命已在酝酿中。几天之内,伊朗境内全球最大的炼油厂之一宣告瘫痪,危机很快就影响了整个石油部门。当时伊朗的反对派呼吁进一步展开石油大罢工,结果很快,整个伊朗便不再生产石油。而此前,其每日石油产量高达600万桶。由于伊朗是中东地区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产油国,其国内政治局势变动导致的石油产量锐减,很快波及全球石油市场,油价迅速飙升,一年之内油价上涨了1倍多。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正式爆发。该同年4月1日,伊朗成为伊斯兰共和国,并且通过了新的伊斯兰宪法。伊朗的局势变化,使得石油危机进一步加深,沙特为了维持石油市场平衡,开始全力生产石油。

然而,一场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随着伊朗国内政治局势变化,其与邻国之间的一些隐藏矛盾开始凸显。伊朗与伊拉克的界河“阿拉伯河”是个石油蕴藏丰富的敏感地带,两国此前曾对该河的主权发生争议,并且签署过互不侵略协议。不过随着伊朗国内政权变换,原先遵守协议的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决定放弃遵守该协议。 阿拉伯国家担心伊朗伊斯兰革命产生的武装政权向周边地区扩散,暗中支持伊拉克,不少阿拉伯产油国担心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会影响其国内的政治局势,进而影响石油生产等经济利益。而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及苏联,也都认为伊朗的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不符合现代国家标准,对伊拉克在边境问题上的冒进做法并未积极介入。 

1980年9月22日,伊拉克向伊朗宣战。然而,令萨达姆政权意想不到的是,原先设想的“闪电战”却最终没能实现,战争直至8年之后方才宣告结束持续了8年之久,。双方损失惨重,伊朗在欧佩克内的实力被大大削弱,伊拉克的大国梦也彻底破碎。同时,两国石油设施受损严重,使得世界石油市场减少了400万桶日产量供应,约占欧佩克每日总产量的15%,西方主要国家石油需求量的8%,受此影响,国际油价达到每桶42美元,创下历史记录。

据统计,两伊战争初期,两国的石油设施受损,使得世界石油市场减少了400万桶日产量供应,约占欧佩克每日总产量的15%,西方主要国家石油需求量的8%。受此影响,国际油价达到每两伊战争打了8年,双方都损失惨重。伊朗在欧佩克内的实力被大大削弱,而伊拉克的大国梦彻底破碎。

战争结束后,伊拉克甚至欠下了巨额外债,其中仅欠科威特就有140亿美元。1986年,国际油价再次大跌至每桶10美元。为了偿还债务,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一直主张提高石油价格。与此同时,萨达姆政权认为,一些国家如科威特等一直不遵循欧佩克的生产配额超额生产。两国关系由此持续恶化,直至1990年两国爆发战争。最终因美军介入,伊拉克战败,实力被大幅削弱。欧佩克成员国之间的2次战争,极大损伤了组织的凝聚力。

宗教对立致彼此仇视

伊朗与沙特的矛盾由来已久。从宗教政治派系的角度看,伊斯兰国家主要分为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派系都认为自己秉承了先知默罕默德的真意、代表了正确的信仰与方向。为争夺在伊斯兰世界的宗教合法性和政治主导性,两派力量长期明争暗斗。沙特向来自视为逊尼派国家的代表,对什叶派的发展充满警惕和敌意。

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后,成为什叶派国家的主要代表。为了扩大什叶派的影响,伊朗长期坚持革命输出政策,力图将其它伊斯兰国家变成什叶派的势力范围,或干脆变成由什叶派势力上台执政。在这一政策框架下,伊朗在黎巴嫩支持成立了真主党,对黎巴嫩政局产生重要影响。此外,伊朗还积极在伊拉克、巴林、也门、沙特等国培植什叶派政治势力,积极支持叙利亚的巴沙尔什叶派政府,支持也门境内的胡塞什叶派武装力量。

在叙利亚内战中,沙特、卡塔尔、阿联酋等逊尼派国家纷纷支持其逊尼派反政府武装,力求推翻巴沙尔的什叶派政府;伊朗则坚决支持巴沙尔政府,打击逊尼派武装。在伊朗的支持下,也门胡塞武装迅速壮大,几乎摧毁了也门的逊尼派政府,对此,沙特坚决组织阿拉伯联军进行军事干预,打击胡塞武装。

伴随着最近沙特处决什叶派反政府宗教人士尼姆尔,沙特和伊朗的矛盾可以说已经公开化。为了进一步打击伊朗,沙特主导的欧佩克坚决不减产,执意压低油价意图明显。

“鸽派”“鹰派”利益难协调

根据各国运用石油资源的态度不同,欧佩克内部分为两个流派,一是比较激进的“鹰派”,以委内瑞拉和伊朗为代表,伊战之前的伊拉克也属于该派。还有一派是比较温和的“鸽派”,以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阿联酋等国为代表。

“鹰派”强调石油是战略武器,“鸽派”则更多地把石油产业当作国家经济支柱,外交上比较亲美。在欧佩克内部,两种派别虽然存在理念上的不同,但一直寻求保持平衡的关系。

2014年之前,随着石油价格节节攀升,欧佩克成员国的财政收入剧增。“鹰派”更是充分利用自己的石油输出国地位,扩大在国际政坛的影响力,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对话中也取得了一定的主动权。

自2014年年中以来,国际油价暴跌,截至2016年初,由110美元/桶的高位跌到不足40美元/桶,欧佩克内部矛盾开始激化,“鹰派”国家,尤其是委内瑞拉多次敦促沙特采取“限产保价”措施来提振国际油价,但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鸽派”成员认为国际原油市场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仅仅依靠欧佩克自身力量难以维持国际油价合理水平,采取“限产保价”只会失去市场份额。所以,虽然油价持续走低,但以沙特为首的海合会国家仍然坚持稳产保份额,甚至已经超过了产量限额。

欧佩克成员国在加强协调的同时,由于各成员国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不尽相同,在面对“减产保价”还是“增产保额”等诸多问题时,“鹰派”与“鸽派”时常壁垒分明,无法完全做到步调一致,限制了该组织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力。总之,欧佩克作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原油出口国组织,在协调彼此行动,维护国际原油产量及价格稳定上做出巨大的贡献,但由于各成员国之间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各方面的原因,使该组织内部并非固若金汤,成立50多年以来,内部争斗不断。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加深了伊朗、伊拉克、科威特之间的仇恨;宗教对立,促使沙特、伊朗摩擦频繁;“鹰派”国家将石油视为战略武器,导致与西方主流国家关系恶化。欧佩克的内斗有其深层次的历史成因,注定欧佩克不会风平浪静。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