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之痛:俄罗斯油气企业现状扫描

2014-08-24 21:30:28 0

俄罗斯 埃克森 壳牌 BP 诺瓦泰克 鲁克石油 卢雪梅 罗佐县

 

 

 

|卢雪梅   罗佐县

中石化勘探开发研究院

 

 

乌克兰危机以来,近期欧美又推出新的对俄能源制裁措施。这次,欧盟和美国的制裁分工比较明确:欧盟主攻技术,美国主攻经济。

具体来看,欧盟针对所有2014731日及以后签订的合同,禁止其成员国向俄罗斯出口特定的设备零件,如钻井或浮式平台、钻头和各种与北极或页岩油勘探与开发有关的管道。

美国则将俄罗斯外贸银行、莫斯科银行、俄罗斯农业银行,以及俄罗斯国家石油和诺瓦泰克列入制裁名单。可以说,不论是大型国际石油公司,还是俄罗斯本国的油企,在俄开展业务的油气企业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制裁影响。

 

 

俄罗斯油企:放缓国际化扩张步伐

制裁消息发出后,在市场和石油业界都引起了一定反响。道达尔目前在诺瓦泰克持股18%,原计划增持至19.4%,但在制裁消息发出后,道达尔随即宣布暂停购入。716日美国宣布对俄罗斯国家石油和诺瓦泰克展开金融制裁后,俄国油的股票大跌12%BP也因持股俄国油19.75%股份,股票下降了3%

虽然市值有所下跌,但俄罗斯的油气产量长期以来保持在2500万桶油当量/日,因此短期内的技术制裁不会影响其油气产量。俄罗斯油企也大多以本国为主要“耕作”场所,也不会立刻受到制裁的影响。

俄国油赶在制裁实施之前24小时内宣布与北大西洋钻井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因此可在20152020年使用6台北极钻机,成本为42.5亿美元,约为北大西洋钻井公司市值的两倍。

目前,俄国油上游现金流充裕,制裁没有影响其日常作业和生产。该公司目前有200万美元的现金,预计20152017年仅上游勘探开发领域就可产生约300万美元的现金流,这些都有助于其降低再融资风险。

但对于俄国油和其他俄罗斯石油公司来说,经济制裁或将使它们放缓国际化扩张的步伐,转而注重国内市场和机遇。新一轮制裁下,一旦融资能力下降,那么新油气田投资及产能都将受到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俄国油等俄罗斯企业已在调整其国际化战略,更加注重国内业务,以及在委内瑞拉、古巴和越南等国开展业务。723日,俄国油宣布撤出美国阿拉斯加州天然气凝析油项目,8月初,鲁克石油宣布出售其在乌克兰、捷克、斯洛伐克及匈牙利境内的加油站。

专家认为,这是俄罗斯油企在规避欧盟及美国制裁可能带来的风险。

 

 

跨国石油公司:致密油及海上开发受阻

俄罗斯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仍有巨大储量增长潜力的国家。北极的海上油气及陆上的致密油气都极其丰富。从长期发展看,国际石油公司没有放弃在俄罗斯发展业务和现有市场的理由。

迄今,BP和道达尔分别通过入股俄国油和诺瓦泰克,成为在俄罗斯投入最大的两家国际石油公司。道达尔除了持股诺瓦泰克参与亚马尔LNG项目外,还直接参与了哈里亚加油田项目。按计划到2020年,两个项目的总投资额将超过70亿美元,其中90%投在亚马尔LNG项目。

埃克森美孚在俄罗斯的利益主要在于北极钻探和西西伯利亚的巴热诺夫致密油项目,以及远东LNG项目。挪威国家石油和埃尼也都通过与俄国油组建合资公司进军北极,其中,挪威国油还参与了俄国油的页岩油和重油项目,埃尼则持有俄气“南溪”管道的权益。

除大型国际石油公司外,德国公司温特沙尔也参与了俄罗斯的油气项目,与俄气合资开发西西伯利亚气田、参建对欧天然气出口基础建设项目。

由于制裁,跨国石油公司在俄罗斯的利益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埃克森美孚、挪威国油和埃尼通过俄国油持有的海上区块,以及埃克森美孚、挪威国油、BP、壳牌和道达尔与俄国油、俄气和鲁克石油的致密油项目等都可能面临不同程度的放缓,无法达到原计划的规模和进度。

不过,埃克森美孚与俄国油的Trizneft合资公司、壳牌与俄气的合资致密油开发公司等,都计划于2015年开钻。

然而,原计划超过100亿美元的海上钻探项目面临后延,原定于2021年的北极和黑海钻井计划无法如期开展,致密油先导计划涉及10亿美元资金,但也面临金额下调的命运。在现有制裁条件下,在2015年以前实现北极石油供应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

 

 

油气新项目:受制裁影响较大

俄罗斯每桶油成本在全球范围内仍属最低水平,预计2020年以前俄罗斯的石油产量都将保持当前水平。但实施新项目却没那么幸运,很可能因前期成本高、技术问题、利润不高等原因而受到影响。

可能受到影响的新项目包括俄国油位于东西伯利亚的Yurubcheno-Tokhomskoye项目、位于北极地区的Kharampurskoye项目、俄国油和俄气合资的Slavneft公司Kuyumbinskoye油田项目等。这些项目在20152019年间所需资本支出约88亿美元,2015年计划产量达41万桶油当量/日。

诺瓦泰克的Yarudeiskoyes油田也有可能推迟投资开发。该公司2014年受制裁影响较大,一些资本支出将放缓,预计2014年债务再融资额约4600万美元,2015年约16亿美元。

一些位于北极地区的勘探项目也可能受欧盟技术制裁影响。海上钻探具有高成本、高风险的特点。随着大型国际石油公司日益重视资本控制和项目的资本回报率,很可能会根据制裁来调整或推迟钻井计划。

可能受影响的包括埃尼和挪威国油出资的巴伦支海勘探、埃克森美孚出资的北极中东部勘探。埃克森美孚、俄国油与埃尼的合资公司原计划2015年启动在黑海的钻探,但其所需的100亿美元勘探投资或许也会受到制裁影响。

 

 

链接

跨国油企成欧美与俄利益平衡点

|罗佐县

 

在资源富庶的俄罗斯发展油气业务,一直是大型跨国石油公司的重要战略选择,BP、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壳牌等均在俄罗斯拥有油气业务。

伍德麦肯锡的数据显示,2014BP在俄罗斯的资产总值达到320亿美元,位居几大公司之首。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在俄的资产总值分别为130亿美元、60亿美元和70亿美元。

根据这些公司的发展规划,20142020年间,他们还将在俄罗斯油气领域投入大量资金,其中BP和道达尔的投资规模最大,接近130亿美元,这一投资金额分别占两家公司在此期间全球投资计划总额的11%12%。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同一时期在俄投资预计将达30亿美元。

可以看出,在几大石油公司中,BP和道达尔在俄罗斯业务参与程度最大,该现象与BP转让秋明公司的资产给俄罗斯,以及道达尔重资参与俄罗斯的LNG项目有密切关联。

据伍德麦肯锡的估计,2014年至2020年,BP在俄油气产量(下同)将达到100万桶/日以上,占BP总产量的30%;道达尔20万~40万桶/日,占公司总产量的10%15%;壳牌20万桶/日,占总产量的5%

BP、道达尔、壳牌等大型跨国石油公司外,埃尼、挪威国油、德国温特沙尔等不少中小型跨国企业也在俄罗斯投资油气业务,外资企业已经在俄罗斯遍地开花,成为俄罗斯油气产业的重要参与者,与俄罗斯利益共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鉴于外资公司和俄国油、俄气在油气领域的合作普遍而深入现象的客观存在,目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欧美对俄经济和技术制裁的效果便得“一分为二”去看待。前几轮欧美对俄罗斯发起的精准手术刀式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负面影响是客观存在的。资本外逃现象加剧,很多新项目因为资金短缺而被迫停滞,俄罗斯为此承受了很大压力。

目前,随着马航坠机事件的发生及乌克兰危机的持续发酵,美国和欧盟拟对俄罗斯发起从经济和技术两方面入手的新一轮制裁。如果制裁大面积铺开,势必影响到西方公司在俄利益,这一点是西方石油巨头所不愿看到的。

有消息称,BP首席执行官戴德立曾明确表示,在俄罗斯面对欧美制裁的困难时期,BP将坚定地与其俄罗斯合作伙伴站在一起。今年5月,埃克森美孚与俄国油签署协议,将扩建俄罗斯太平洋沿岸LNG码头的合作项目;BP也与俄国油签署协议,联合开发俄中部地区的石油;道达尔与鲁克石油签署合作开发页岩油气的协议。

欧美石油公司的做法虽然没有与国际制裁相违背,但他们面对制裁依然坚持与俄罗斯深化合作,足以表明俄罗斯油气资源对西方石油巨头的巨大吸引力。

毫无疑问,美国和欧盟发起的新一轮制裁将会使俄罗斯的油气工业再受打击,也会使现有的西方公司与俄罗斯的石油合作雪上加霜,影响到西方石油公司的利益。欧美石油公司的力量虽然不足以与其政府相对抗,但其在各自国内经济领域的影响不可小觑。

基于这一点考虑,欧美对俄制裁不得不手下留情,一定不会让制裁朝着迫使俄罗斯境内的欧美石油公司撤出俄罗斯油气项目的方向发展。从这一点出发,欧美在俄罗斯从事石油业务的企业,特别是大型石油公司,在很大程度上将成为俄罗斯应对制裁的“棋子”。有了它们的存在,双方的制裁与反制裁将会变得更加复杂和曲折。(原载《中国石化报》)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