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如何影响伊石油业和国际市场?

2014-08-11 19:37:02 0

伊拉克 ISIS 地缘政治 国际油价 投资风险 中国石油企业 侯明扬

 

 

 

 

 

文|侯明扬  

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一、本轮伊拉克危局简述  

2013年12月30日,伊拉克政府安全部队在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与部分极端宗教分子和抗议民众发生武装冲突;

2014年1月2日,拉马迪和费卢杰的部分城区被极端宗教势力“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ISIS”或“ISIL”)控制,伊拉克政府并未对此实施有效应对;

6月10日,伊拉克尼尼微省首府、伊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被ISIS武装完全占领,伊安全部队宣布撤出该市;

11日,ISIS武装占领伊拉克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等城市;

12日,ISIS入侵伊拉克北部石油重镇基尔库克附近城镇,遭到库尔德民族武装“库尔德自由斗士”还击后撤离,库尔德武装随后控制了基尔库克;

13日,ISIS武装再度攻占伊拉克迪亚拉省的杰卢拉镇和萨迪赫镇;

16日,伊拉克西北部重要城镇塔尔阿法尔沦陷,极端势力逼近首都巴格达。​

 

 

 

 

二、伊拉克危局对本国油气生产的影响 

 

1. 伊拉克油气生产现状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和伍德麦肯兹(Woodmac)等权威机构统计,伊拉克拥有原油储量约902.5亿桶,天然气储量约47.5万亿立方英尺。萨达姆政权倒台至今,伊拉克国内油气产业呈复苏态势,原油和天然气产量持续增长,2013年原油产量达335万桶/日,创近20年新高,已成为欧佩克(OPEC)的第二大产油国;天然气产量近11亿立方英尺。

伊拉克新增原油产量主要集中在南部几个巨型油田项目,包括鲁迈拉油田、哈法亚油田、西古尔纳油田(包括一期和二期两个项目)、米桑油田和祖拜尔油田等(见表),这些油田与伊拉克北部的拜哈桑和基尔库克等油田共同提供了伊拉克国内主要的原油产量。

 

 

 

伊拉克原油出口和国内输送管道系统由数条大型主干管道组成,包括可逆向输送的战略主管道(The Strategic Pipeline)、伊拉克-土耳其管道(ITP)、南部油田分输管道系统(The Southern Distribution System)、基尔库克-巴里亚斯/的黎波里管道(Kirkuk -Banias/Tripoli)和伊拉克-沙特管道等(ISP)。 

主干管道将北部基尔库克油田和南部鲁迈拉油田生产的原油输往该国南部地区的炼厂和化工企业;同时,其他油田也可以将所产原油输入主干管道,与两大油田所产原油一并输送到位于土耳其或叙利亚的地中海港口装船出口,或经过巴士拉运往波斯湾法奥港(FAO)等港口出口(见图)。​

伊拉克炼化和石油化工基础薄弱,仅有的设施大多集中在东部和南部地区,北部和西部地区相对较少。根据公开资料,伊拉克现有12座炼厂,总炼油能力59.2万桶/日,其中规模较大的有4座,其余8座加工能力都不足3万桶/日,主要生产沥青、煤油和柴油;石油化工方面,伊拉克仅有2家石油化工厂,分别是位于巴士拉附近豪尔祖贝尔的PC 1大型石化厂和阿拉伯洗涤剂化工厂。  

 

2. 国内危局对伊拉克石油行业发展的影响

(1)对伊拉克国内原油生产的直接影响较小  

截至6月中旬,ISIS极端势力扩张范围主要集中在伊拉克北部部分地区。根据现有数据,包括库尔德地区在内的伊拉克北部地区原油产量约为52.5万桶/日,而极端势力已攻占的安巴尔、尼尼微和萨拉赫丁三省原油产量仅为1.1万桶/日,从表面上分析,ISIS极端势力扩张对伊拉克国内原油生产的直接影响微乎其微。  

 

(2)部分主干管道运输中断间接影响伊拉克原油出口  

ISIS极端势力的军事行动使伊拉克北部原油通过管线出口几乎全部中断。其中,对由基尔库克油田途经尼尼微和萨拉赫丁抵达土耳其杰伊汉的ITP管道影响最大,该管道自2014年3月起因受袭击而停运,至少造成伊拉克原油出口量减少20万桶/日。

2014年5月,伊拉克原油出口总量超过8000万桶,全部通过南部石油重镇巴士拉附近的港口完成,这也是自2003年以来南部港口原油单月出口量的最高记录。  

 

(3)对东北部库尔德地区的原油生产及西北部拜伊吉(Baiji)地区炼厂的生产造成威胁  

库尔德地区是伊拉克最重要的原油储产区之一,其原油储量约占伊拉克国内总储量的1/3,产量约为50万桶/日。尽管该地区库尔德人较为团结且其民族武装“库尔德自由斗士”战斗力强悍,但如果极端势力继续向东扩张并与之发生冲突,战争将严重影响该地区的油气生产作业。

拜伊吉炼厂是伊拉克国内最大的炼油厂,炼油能力高达31万桶/日,油源主要来自基尔库克油田。根据路透社6月17日的报道,该炼厂已经停产,外籍员工已全部撤离,这不仅将大幅减少伊拉克国内的成品油供应,同时也将迫使基尔库克油田降低产量。  

 

(4)伊拉克国内石油利益博弈将更为复杂  

长期以来,采取区域自治的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关于该地区石油利益划分的博弈错综复杂:前者坚持其石油出口应当由库尔德人自主决定;后者却反对称,只有中央政府发放的出口许可才具有效力,并认定自治区政府独立招投标进行油气开发以及通过土耳其进行原油单边出口的行径属于违法行为。

6月12日,库尔德民族武装“库尔德自由斗士”借抵御ISIS之机,控制了伊拉克北部石油重镇基尔库克,并提出库尔德自治区出产原油对外出口收益的比例至少应提升至伊拉克全国总量的25%,但该要求并未获得伊拉克中央政府的答复;同时,库尔德地区在ISIS大肆攻击伊拉克部分城市、中央政府无暇旁顾之时,继续向土耳其单边出口原油。

事实上,极端势力扩张为库尔德地区从伊拉克中央政府管理下获取更多经济利益创造了可能,一旦其永久性地控制了基尔库克油田,其原油收益将远超中央政府提供的财政支持。

 

 

 

三、伊拉克危局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  

1. 将使世界原油市场供给趋紧  

2013年至今,欧佩克的原油供给偏紧。

一是由于利比亚国内形势混乱导致其原油出口能力大幅下降,由2012年的120万桶/日降至2013年的21万桶/日;

二是由于伊朗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制裁,导致其原油出口大幅降低;

三是由于尼日利亚受国内政治混乱和原油盗采等因素影响,2014年出口量大幅低于预期。

为保障欧佩克既定的3000万桶/日的原油出口水平,沙特和伊拉克已在2013年实施原油出口量增加计划,国内产能已在高位运行。截至2014年5月,伊拉克原油出口能力约258万桶/日,全部通过南部地区巴士拉附近的港口经波斯湾输出。如果伊拉克危局加剧,其国内原油管道系统遭受重大破坏或巴士拉等南部石油重镇沦陷,伊拉克国内原油生产将遭受重创,即无法保障当前的原油出口水平,甚至可能完全断供。

与此同时,目前欧佩克其他国家进一步提升出口原油的空间有限,头号产油国沙特的原油日产量已达970万桶/日,距其近年最高产量仅差100万桶/日。因此,伊拉克危局加剧必将使世界原油市场供应进一步趋紧。  

事实上,伊拉克危局已经影响该国正常的原油生产及出口。除北部输往土耳其的原油管线停运外,受ISIS极端势力暴力袭击石油生产设施和绑架外籍石油作业者的影响,部分在伊拉克作业的石油巨头已开始选择撤离部分员工并缩减生产规模。其中,在鲁迈拉油田实施项目作业的BP公司仅保留了维持企业在当地最低运营水平的员工数量,并尽可能地将外籍员工撤离伊拉克;在西古尔纳油田作业的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也正在减少在伊拉克作业员工数量。

在2013年底召开的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上,伊拉克政府代表提出,将在2020年前将其国内原油产量在320万桶/日的基础上提升两到三倍,使伊拉克原油新增产量能够满足全球原油新增消费量的60%左右,但根据2014年的实际情况,这一计划根本无法实现。  

 

2. 已导致国际原油价格高位波动  

自2014年6月ISIS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来,区域性地缘政治风险已导致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持续增长。尽管ISIS目前占领的北部地区原油产量仅占伊拉克国内实际产量的极低份额,但截至6月15日,伊拉克危局已刺激布伦特原油价格和WTI原油价格分别上涨了4.4%和4.1%,单周涨幅为2014年的最大。

 

 

 

其中,6月13日国际油价创下2013年9月以来的新高,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7月交货的WTI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106.91美元,为2013年9月18日以来最高结算价;7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113.41美元(见图)。由于伊拉克南部石油产区的产量占该国产量的3/4,且全部出口量通过南部港口完成,如果极端势力继续扩张至伊拉克南部地区,必将导致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上涨。

根据加拿大《金融邮报》等预测,如果伊拉克原油产量受极端势力扩张影响降到上次海湾战争时的水平,国际油价每桶至少飙升20美元/桶,并可能在2014年冬季维持不低于140美元/桶的价格水平。​

    

3. 可能对全球经济复苏造成不利影响  

2013年至今,美国经济在以能源行业为代表的“回归本土”发展战略刺激下增长迅速,页岩油气资源的开发和利用降低了国内增长成本并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引领包括欧洲地区在内的世界经济出现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明显复苏。但是,伊拉克危局可能导致的国际原油价格高位波动或将对全球经济整体复苏态势造成破坏。  

首先,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将直接增加全球实体经济增长的成本并导致通货膨胀。

作为世界最主要的能源供给,原油的价格上涨将增加各国发展的能耗成本,并导致各行业整体成本的上升;作为重要的化工原材料,原油的价格上涨也将使化工行业各产业链的成本大幅提升,并将通过市场传导至其他相关行业,同样造成各国通胀水平的提升。

其次,原油是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上最重要的交易标的之一,伊拉克危局及其导致的其他地缘政治风险可能吸引“投机”资金进入市场进行炒作,使原油价格出现大幅波动,不利于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增加了实体经济在金融市场上的融资成本,同样不利于维持当前世界经济的整体复苏局面。  

 

4. 伊朗原油出口或将大幅增长  

自2011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遏制伊朗石油出口提案至今,伊朗原油在国际市场上所占份额一直相对较低。2014年1月,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英国及德国六国与伊朗达成临时协议,通过放松部分制裁换取伊朗在未来6个月暂停部分铀浓缩活动,同时确保伊朗原油出口量保持在100万桶/日左右,但这一出口量仍比伊朗被制裁前250万桶/日的出口水平减少了一半以上。  

在本轮伊拉克危机中,伊朗为保护伊拉克境内南部同属什叶派的穆斯林和伊拉克境内什叶派穆斯林圣地纳杰夫,已派出包括伊斯兰革命卫队精锐部队“圣城军”指挥官卡西姆-苏莱马尼在内的军事专家及武装对伊拉克实施援助。伊朗的这一举动同美国维护伊拉克国内政局稳定、打击逊尼派穆斯林极端武装的利益基本一致。

美国国务卿克里6月16日表示,不排除和伊朗开展军事合作遏制逊尼派极端分子的可能性。在美国不愿派出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的背景下,伊朗的这一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有向美国示好的意味,为6月20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伊核六方会谈和美国放松对伊朗的原油出口制裁奠定良好的基础。一旦美国放松对伊朗的原油出口制裁,伊朗400万桶/日的原油产能将迅速释放,短期内即可恢复250万桶/日的原油出口水平,从而降低欧佩克对国际原油市场的供给压力,稳定国际市场上的原油价格走势。​

 

 

四、伊拉克危局对我国石油企业在当地经营项目的影响  

1. 我国石油企业在伊拉克项目经营情况  

 

 

 

伊拉克战争结束至今,伊拉克中央政府共进行了4轮石油区块对外招标,包括2009年进行的两轮对外招标,以及2010年和2012年各一轮招标。在前两轮招标中,中国石油获得了伊拉克南部的鲁迈拉、哈法亚两个油田的部分权益(见表);中国海油则获得同属伊拉克南部的米桑油田的部分权益。

中国石油还通过早期与伊拉克政府的协议,以旗下公司参与运营巴格达中南部的艾哈代布油田;2013年底,通过下属全资子公司收购了埃克森美孚持有的伊拉克西古尔纳油田一期技术服务合同25%的权益,进一步巩固在伊拉克的地位。

截至2013年底,中国石油在伊拉克完成的原油作业产量占其海外油气作业总产量的比例约为1/3;中国海油的米桑项目也于2012年进入项目回收期。此外,中国石化通过2009年对瑞士Addax公司的收购,获得基尔库克地区的油田权益,这是中国公司在伊拉克北部地区唯一的石油项目,但并没有直接参与该地区的原油生产。

2. 伊拉克危局对我国石油企业在当地经营项目的影响  

从当前形势看,ISIS极端势力扩张并未对我国在伊拉克项目生产造成直接影响。除中国石化Taq Taq油田项目外,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参与项目都集中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南地区,尚未遭受极端武装袭击。

中国石化的项目虽然位于伊拉克北部,但属库尔德自治区政府控制,ISIS极端势力无法进入该地区,因此生产活动也未遭受重大影响,同时,中国石化项目为参股性质,并非作业者,尚无员工在伊拉克境内开展生产作业。  

但从长期看,一旦极端势力攻占巴格达并继续向南部地区扩张,必将对我国石油公司在伊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不利影响,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将必然面临中方人员全部撤离的境况。如果发生这一状况,油田就只能暂时交由伊拉克合作方南方和北方石油公司(SOC和NOC)经营,即便伊拉克国有石油公司能够全力维持已投产项目的正常运转,但新项目及正在建设的项目,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停顿状态;战争对伊拉克国内油气基础设施的破坏,也将影响我国石油企业重回伊拉克进行生产作业。  

此外,本轮伊拉克危局中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出兵控制了基尔库克产油区,未来其与中央政府的博弈将对我国石油企业在伊拉克的投资经营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如果双方现有利益平衡被彻底打破,伊拉克北部原油生产的前景将面临挑战,可能影响中国石化在库尔德地区现有的投资战略。​

 

 

五、启示与建议  

1. 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任重道远”  

积极开展海外油气资源经营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意义重大。2013年,我国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分别为2.1亿吨和1177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1.8%和9.8%;消费量分别为4.87亿吨和1650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2.8%和11.9%。国内油气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原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高达57.39%和30.5%。2012年,伊拉克已成为我国第六大原油进口来源国,我国2012年和2013年从伊拉克进口的原油量分别为52.5万桶/日和56.8万桶/日。伊拉克此次极端势力扩张导致其原油生产、出口及国际油价面临的新风险,又一次表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任重道远”。  

鉴于我国油气资源消费对外依存度高、抵御国际油价波动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建议国家完善保障我国油气资源供给的相关措施:一是进一步推动油气资源进口渠道多元化,包括从中东、南美和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多元化进口原油,以及从中亚-俄罗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多元化进口天然气等;二是要进一步加强油气资源战略储备设施的建设和利用。  

 

2. 石油企业须增强海外经营的风险意识  

2009年至今,中东和非洲部分产油国持续动荡,油气资源国地缘政治形势变化导致的投资风险提升已呈现常态化,对我国部分海外经营项目影响较大,例如2011年叙利亚遭受原油禁运制裁和2013年南苏丹政权动荡都使中国石油等我国企业当地经营项目受损严重。同时,部分资源国地缘政治风险也对我国原油进口造成不利影响,如美国和欧盟对伊朗进行的原油出口制裁等。

事实上,由于我国石油企业开展海外油气资源经营活动相对较晚,所获得资产中有相当部分位于中东、北非等地缘政治较为敏感的区域,须时刻关注海外经营所面临的各类相关投资风险。

建议:首先要加强海外投资环境研究,建立资源国各类投资风险的预测和预警机制。其次要不断完善海外经营风险下的应急响应机制。

一是在风险中首先确保员工安全,包括人员的保护和撤离等;

二是在风险中最大程度地降低资产损失,包括风险中运营项目的管理和维护等;

三是在风险后能够维护企业海外经营的正当权益,包括在合同签订时加入有关保护条款、依据国际法和行业惯例向相关方面提出索赔以及各类保险的应用等。  

 

3. 密切关注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发展态势,把握可能的投资机会  

(1)寻求在库尔德地区的油气资产投资机会  

首先,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丰富,原油储量占伊拉克总储量的三分之一,原油开发相对较慢,产量仅占伊拉克国内总产量的不足1/5。库尔德自治区政府有着加强本地区原油生产和出口的强烈意愿,不惜多次与中央政府在此问题进行对抗与博弈。

其次,库尔德地区合同条款相对优越。与伊拉克中央政府采取技术服务合同不同,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对外合作采用的是回报率相对较高的产品分成合同。

再次,我国石油企业在库尔德地区Taq Taq油田拥有部分权益,并因此被伊拉克中央政府排除在其四轮对外招标范围之外,但与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则有较好的合作经历。  

从关注本轮伊拉克危局的角度分析,在库尔德地区寻求投资机会还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在本轮伊拉克危局中,库尔德自治区强悍的军事武装不但保障了该地区未受到ISIS极端势力的侵袭,还借机控制了基尔库克油田,为其未来与中央政府在油气资源领域的博弈占据了先机。这充分表明在当前的地缘政治平衡下,该区域自治政府有能力保障当地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投资环境相较伊拉克其他地区更为稳定。

 

 

  

第二,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已在本轮危局中和伊拉克中央政府形成了新的博弈。从这一过程可以初步判断,库尔德自治区政府要求完全独立的意愿并不强烈,但对中央政府有很强的石油经济利益诉求;而中央政府无力内战,希望尽快平息局势。因此,根据双方博弈结果的各类情景假设可以得出结论,与库尔德自治区政府进一步展开合作,对我国在该区域已展开合作的石油企业较为有利(见表)。

    

(2)适时增加进口伊朗原油  

在本轮伊拉克危局中,伊朗与美国的关系进一步缓和,加上在之前的伊核问题谈判中,美欧已部分放松了对伊朗的石油禁运,预计未来中短期内伊朗原油出口量仍有可能进一步上升。

建议未来中短期内我国石油企业与伊朗的油气合作仍以短期合同购买为主,在局势乐观时可以考虑加大原油进口量,扩充我国原油的战略储备;但在中长期仍须密切关注该地区局势发展动向,审慎与其开展油气合作。(原载《国际石油经济》)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