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俄罗斯,奥巴马给中国石油业的机会?

2014-07-31 20:29:32 0

美国 欧洲 俄罗斯 制裁 中国 技术人才 中国石油大学

  

 

 

|John Kemp

 

当前美国和欧洲公司在全球石油勘探和生产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特别是在需要复杂工程和储层管理的项目方面。不过未来10年,它们将面临更多来自中国的竞争。

西方巨头在全球石油工业仍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包括艾克森、BP、雪佛龙、壳牌石油、道达尔、Statoil和意大利石油生产商埃尼集团(Eni)。在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之外,唯一够得上挑战的企业包括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巴西的Petrobras以及中国的中石油和中石化。

在油田服务行业,西方公司的统治地位更强,哈里伯顿(Halliburton)、斯伦贝谢(Schlumberger)和贝克休斯(Baker Hughes)以及规模稍小些的专业公司,承办了高端工程和油田开发项目中的绝大多数合同,来自其他公司的竞争寥寥无几。

西方,特别是北美企业,完全垄断了页岩油气开发技术。WhitingContinental Resources等勘探和生产公司,以及Frac Tech(目前名为FTS International)等服务公司,在非传统油气开发方面完全处于主导地位。

美国和欧盟希望利用技术优势,在当前的乌俄冲突中对俄罗斯施加影响。最新一轮的制裁将禁止美国和欧盟公司转让那些能帮助俄罗斯开发页岩油气、深水及北极圈内石油资源的高端技术,包括软件。

美国和欧盟希望通过禁止转让先进技术,阻止俄罗斯开发庞大的非传统石油资源来弥补老油田产量的下降,除非俄罗斯“降低”在乌克兰的冲突。

但技术优势所施加的影响力可能没有制裁主张者认为得那么强大。制裁更可能加速北美和西欧之外地区先进石油工业的发展,特别是在中国。未来5-10年,中国将成为资本和石油技术的另一个重要提供方。

 

 

中国的技术精英

中国本土的石油工业正在蓬勃发展而且愈发强大。中国仍是全球第四大石油生产国,排在美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后。

中国两大国有陆地石油巨头--中石油和中石化,已经成功运用先进的二次开采和三次开采技术,包括注入聚合物、蒸汽和碱性表面活性剂等,以逆转老油田产量下降,而且已经处于先进技术的前沿。

但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开发四川盆地的页岩气时都遇到困难,因为地质条件太复杂。不过它们已从壳牌石油和雪佛龙寻得帮助。中石化最近与领先的技术提供商FTS International敲定为期15年的合资协议,共同开发油田服务。

 

某地方石油院校的冬季招聘会现场

 

很关键的一点是,中国正培养出大批石油工程师及其他石油专业人员,这些人才未来将协助中国扩张石油生产基础,而且有可能将专业技术输往海外。

以美国教育部统计的大学入学数据来看,中国每年的合格石油专业人员毕业人数,是美国的10倍之多。即使美国的平均学位品质仍然较高(这点尚有争议),但光是人数多寡的悬殊程度,就令人咋舌。

中国石油大学(CUP)在北京及华东均设有分校,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是研究学习油气产业所有领域的最大学术机构。根据学校网站资料,光是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就有近500位正副教授,在校生总数超过12,000人,包括744名博士研究生、4,600名硕士研究生、及近7,000名本科生。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规模更大,正副教授人数超过800人。

两所分校都属于中国“211工程”重点建设院校。211工程是在1995年推出,目标是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促进中国在21世纪的经济社会发展。

 

 

技术领先

开发页岩油气资源,对于经验及创新的需求,超过高深的学术研究。水力压裂法及水平钻掘工法都是精密技术,但并不需要具备诺贝尔奖等级的知识。

近海钻探可能更为复杂,特别是高压高温井的工程,但同样的,这种技术也都在中国海洋石油(CNOOC)等中国企业的掌握之中。

储层测量、建模和可视化可能需要最先进的技术,包括能力强大的软件和超级计算机,但这也是中国企业以后能够掌握的。

对于中国的大型油企和迅速发展的油气服务业,石油工程方面没有什么难题,会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

而且随着中国油企、服务企业和大学成长,他们迅速与西方同行建立联系,将会加快技术转让和专业知识交流。

比方说,Frac Tech和中石化的合资企业就明确是为了“把FTSI的水力压裂技术和专家引入中国”。尽管其最初将专注于中石化在四川盆地的勘探设备,但目的明确是为了打造一个专业的水力压裂企业,代表第三方在全国运营。

毫无疑问,现在美国和欧洲企业仍是油气技术的领导者,尤其是在开发页岩和深海油田等非传统资源方面。

但他们不会永远占据优势。如果艾克森(Exxon)BP等石油开采生产商、以及斯伦贝谢(Schlumberger)Halliburton等油田技术服务公司由于制裁原因不能在俄罗斯等国开展业务,那么中国企业最终将会填补这些空缺。

西方企业已经因制裁因素被禁止在伊朗运营。伊朗也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他们在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埃及和伊拉克的经营越来越困难;在北极进行钻探,或在北美建立输油管道也难以得到批准。

对新投资和技术转让的制裁可能会影响俄罗斯石油生产--但这在中期或长期后才会显示出来(实际上需要5-10)。这期间其他投资者和技术提供者可能会出现,最可能是来自中国或俄罗斯国内。

出于这个原因,制裁须小心进行,否则伤害的可能是西方能源企业,而不是惩罚俄罗斯政府。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