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海:资源和管道之争

2013-11-02 15:08:37 0

里海地区 油气 管道 资源 俄罗斯 阿塞拜疆 伊朗 欧洲

 

 

 

 

|张从容     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

 

 

 

里海位于亚欧大陆腹部,亚洲与欧洲之间,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湖泊。苏联解体前,里海地区只有苏联和伊朗2个国家;苏联解体后,里海沿岸国家从2个增至5个(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虽不直接邻里海,因资源丰富,也算作里海地区资源国家。

里海地区的油气资源极其丰富,其石油具有品位高、杂质少的特点。该地区人口稀少,工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较低,能源需求不大,因此石油出口潜力巨大。其中,哈萨克斯坦超过80%的石油、土库曼斯坦油气产量的3/4都可供出口。因此,近年来里海地区油气资源引世人瞩目,多方对该地区油气资源和管道建设展开了激烈竞争。

 

 

1 里海地区油气资源潜力大

1.1 里海油气资源概况

油气资源是里海地区发展潜力的关键所在。该地区的油气储量究竟有多大,不同机构预测的数据差异较大。许多国际机构和组织专门进行过相关的专业分析和预测,最乐观的看法认为里海地区将可能成为21世纪的“第二个波斯湾”。

俄罗斯对里海地区最终可采资源做过评价,预测该地区石油总量为223亿吨。美国能源信息署曾预测,里海地区石油探明储量为23.1~45.7亿吨,待发现资源量为319.1亿吨,总资源量为342.2~364.8亿吨。里海的天然气资源量也很丰富,据估计,天然气储量约14~16万亿立方米,超过世界总量的4%。按目前的消费水平计算,足够欧洲消费400年左右。

因此,里海地区的油气资源和产量虽然不能与中东海湾地区相提并论,但仍蕴藏着巨大的未开采的资源。

在除阿塞拜疆外的里海五国中,俄罗斯和伊朗在里海地区的油气储量很小,里海地区的油气储量主要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1.2 里海地区国家的油气资源

2012年BP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底,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石油探明储量分别为300亿桶、6亿桶、6亿桶,分别位居世界第19、44和45位。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别为24.3万亿立方米(第4位)、1.9万亿立方米(第18位)、1.6万亿立方米(第20位)。

 

 

2 欧美俄多方争夺里海资源

2.1 欧盟

将未来能源进口增量的希望寄托在环里海国家(包括俄罗斯)。由于亚洲特别是中国将吸纳OPEC增产的大部分石油,环里海地区石油生产的增长对于欧盟经济增长的需求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考虑到海湾地区诸多的不稳定因素,环里海地区对于欧盟来说大有可为。

环里海地区天然气储量合计占比约13.2%。而欧盟要实现能源清洁的目标,已提高了天然气在欧盟能源消费中的比重。

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能源纠纷,使得欧盟对于俄罗斯作为可靠供应来源的信任度降低,欧盟想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而欧盟在环里海地区各国已经通过各种途径进行了政治和感情的投资。这个地区的政治生态对于欧盟来说,比中东海湾地区更加容易控制。

 

2.2 美国

里海石油成为美国继中东和非洲后的又一争夺目标。一些专家认为,真正能够帮助欧洲和美国摆脱可能发生的能源危机的只有里海国家。美国的近邻、具有反美倾向的委内瑞拉最近数年来一直抬高出售给美国的石油价格。而里海石油对美国来说,在很长时间内还将是买得起的产品。因此,美国一直注重同俄罗斯、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在石油领域的合作。

 

2.3 俄罗斯

里海地区原是俄罗斯的传统优势地区,对里海地区自然也非常重视。在该地区资源与管道建设方面俄罗斯一直努力不懈地与西方进行争斗。2003年,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签署了一个长达25年的天然气供销协议。

根据协议,土库曼斯坦在25年之内,将向俄方提供2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每年土库曼斯坦大概需要向俄罗斯提供900~1 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而土库曼斯坦2008年的天然气产量只有661亿立方米,因此通过该协议俄罗斯基本上买断了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出口。

2009年7月12日,土库曼斯坦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称,计划在原供给俄罗斯的气田上,铺设一条通往伊朗的天然气管道,双方已就该项目签订了协议。2009年中国和土库曼斯坦签订30年天然气协议。这些重大协议挑战了俄罗斯从中亚获取能源供应的历史霸权。

 

 

3 里海油气外输管道之争

里海各国都是典型的内陆型国家,而且本地区的石油消费有限,油气的大量出口须建设相应的油气管道。出口管道成了里海石油博弈的关键要素,因此,油气运输方向或油气管道成为各利益方争夺的焦点。

里海地区的石油管道可以铺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向西则到达出海口,便于向西方出口油气。向西和往南的管线的主要目的地是黑海、地中海和波斯湾的港口,再转运往欧洲、美国和日本。向东均为陆地,距离长。

在该地区油气运输方面,俄罗斯有传统的地区优势,前苏联各产油国的油气管道运输设施曾全部经过俄罗斯境内。俄罗斯基本上控制着中亚地区93%左右的天然气出口方向和出口管道,还控制了哈萨克斯坦80%的石油外运。

因此该地区油气开采出来,基本上都要通过俄罗斯的管道。这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所不愿看到的,因此在油气运输管道方面西方和俄罗斯的争夺更加激烈。以美国为主导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线(BTC)于2005年5月25日开通,标志着由俄罗斯垄断里海地区石油出口管线的局面被彻底打破。

此外,2007年“南高加索”输气管线建成投入运行,又打破了原有的俄罗斯控制的输气格局。这两条管线为在里海开发中占领先机的美国和西方公司开辟了一条安全可控的能源输出通道。

此后,中哈石油管道、中土天然气管道,还有中亚管线、伊朗方向和巴基斯坦方向的意向中的石油管线等,这些或开通或建设、或拟建的管线又再次改变里海地区的油气格局,改变了里海地区完全向西的油气运输方向。不仅使里海地区油气生产国出口路线得以多元化,也使中国油气进口来源多元化,并有机会参与开发利用里海资源。

 

3.1 西向石油出口

对西方出口管道有4条:BTC管道、巴库-苏普萨(Baku-Supsa)、巴库-新罗西斯克管道(Baku-Novorossiysk)和里海管道财团(CPC)管道,里海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通过它们运到土耳其、欧洲和地中海。

巴库至新罗西斯克和巴库至苏普萨的这两条管道曾是中亚地区主要的石油输送干线,两条管道合计运输能力为24.5万桶/日。其中,巴库至格鲁吉亚黑海港口苏普萨的石油管线运输能力有限。在BTC管道建成之前,阿塞拜疆的石油主要通过这两条管道外运。

 

3.1.1 俄罗斯完全掌控1条,非垄断掌控1条

目前,俄罗斯掌控着里海能源西向外运4条管道中的2条:从哈萨克斯坦至新罗西斯克的CPC管道和巴库-新罗西斯克(俄罗斯)管道。CPC管道即田吉兹-新罗西斯克管线,是苏联解体后建设的、俄罗斯掌控的一条主要管线。该管道连接哈萨克斯坦的田吉兹油田和俄罗斯的新罗西斯克港,俄哈两国原油在新罗西斯克港经黑海出口。

该项目1999年动工,管线全长1 580千米,2001年底启用,年输油能力2 800万吨。该管道由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共同拥有,目前俄罗斯政府拥有该管道24%股份,哈萨克斯坦持股19%,雪佛龙公司持股15%,此外还有数个小股东。

尽管CPC管道是俄罗斯政府同意建设的,但由于这条管道是里海地区第一条非俄罗斯垄断(阿特劳-萨马拉)的向北的出口路线,因此虽然CPC财团计划将运输能力扩大到6 700万吨/年,但俄罗斯反对扩大运输量。

 

3.1.2 美国促成BTC石油管道

苏联解体之后,西方公司参与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油气开发的力度越来越大,非常迫切地需要一条能绕开俄罗斯,把里海的能源运输到欧洲的管道。因此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西方一直在推动修建BTC石油管道。

这条管道从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开始,经过格鲁吉亚的首都第比利斯,然后到土耳其杰伊汉港口。这条管道造价很高,阻力很大,但在美国推动下几经周折,终于达成协议。美国视这个工程为战略性项目。这条管道可将阿塞拜疆的里海原油经过格鲁吉亚运往土耳其。早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就提出这一方案,经过长达8年的努力,该管线终于在2003年动工,2005年建成。

BTC管道绵延1 770千米,工程面宽44米,途经海拔2 700米的高山峻岭和1 500多条河流。从酝酿修建到完工,历时10年之久,耗资32亿美元。一期设计输油能力100万桶/日。

英国BP公司是这个管道项目的最大股东,持有30%的股份。管道集团由10个国家公司参股。这条管道对于西方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打破了俄罗斯垄断里海能源运输的原有格局。

 

3.2 东向石油出口,中哈石油管道打破原有全西向格局

欧洲是否为里海最佳的出口选择仍是一个问题。里海地区近年来也一直在考虑向东方出口。一是出于出口多元化考虑,二是预测中国和亚洲能源需求增长潜力大。中哈管道出口迈出了第一步,这也是中国第一条跨国输油管道。这条管道运力为20万桶/日,分三期建设。由哈萨克斯坦西北阿塔苏至中国新疆阿拉山口,全长1 300千米。

中哈管道一期2006年7月11日正式通油。二期一阶段工程于2008年8月正式开工建设,直线距离约792千米。二期一阶段工程起点为哈萨克斯坦肯基亚克(Kenkiyak),终点为哈萨克斯坦库姆科尔(Kumkol),线路全长792千米,2009年10月1日开始商业输油。

中哈管道建成对于里海地区产油国家和中国都具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对于该地区国家,这条管道使得产油国石油出口不再受制于俄罗斯,实现出口路径多元化;这条管道对于中国实现进口多元化、保障石油安全都具现实意义。

 

3.3 西向天然气管道

里海天然气资源潜力超过石油资源,除俄罗斯和伊朗外,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都有较丰富的天然气资源。

然而,苏联解体后,由于除乌兹别克斯坦外,这几个国家都没有自己的天然气出口管线,都需要供助俄罗斯的天然气运输系统来出口天然气,一些国家不得不将天然气低价卖给俄罗斯,再由俄罗斯以市场价出口给欧洲。因此,这些产气国一直致力于出口渠道多元化,摆脱俄罗斯控制,实现利益最大化。

欧盟在天然气供应上一直对俄罗斯有着深度依赖性,近几年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白俄罗斯等管道过境国频繁“斗气”,甚至导致部分欧盟国家天然气断供,这直接威胁到了欧盟的能源供应安全,因此欧盟一直希望能建一条绕开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

而俄罗斯一直通过过境乌克兰的管道向欧洲国家出口天然气。在乌克兰“橙色阵营”执政期间,乌俄两国连年爆发天然气纠纷。为摆脱在天然气过境问题上对乌克兰的过度依赖,俄罗斯力推修建绕道乌克兰的北溪(供北欧)和南溪(供南欧)天然气管道。

里海地区产气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里海沿岸国与出资参加里海能源开发的国家讨论了多项管道建设方案,这些方案的产生与变化也与该地区出口方向的角力息息相关。

 

3.3.1 苏联时期的中亚-中心管道

中亚-中心管道(CAC)从土库曼斯坦经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至乌克兰等国,是前苏联时期建设的向西出口管线。这条管道始建于20世纪70年代,设备年久失修,技术落后。

苏联解体后,中亚-中心管道由俄罗斯控制,依靠这条线路向西方出口的土库曼斯坦因此受制于俄罗斯。

2007年5月12日,管道沿线四国首脑就改造中亚-中心管线签署联合声明,计划应在2007年9月1日前起草并签署关于改造并提高管线运输能力的政府间合作协议,并于2008年上半年内启动改造工作。但后因各方在天然气购销价格方面存在较大分歧,上述工作未能按期落实,且拖延至今。

 

3.3.2 第一条绕开俄罗斯的南高加索管线

南高加索天然气管线(SCP)也被称之为“巴库-第比利斯-恩左鲁姆”管线。该管线将与BTC输油管线路线基本相同,只是终点出口在土耳其的恩佐鲁姆与土境内管网相连。该管线的建设工作于2004年底开始,投资10亿美元,2007年竣工投入运行。

管线设计年输送能力为160~200亿立方米。全长690千米的南高加索管道,是为了将阿塞拜疆沙赫德尼兹气田(Shah Deniz)即将开采的天然气从阿塞拜疆桑格切尔码头(Sangachal)穿 越 格 鲁 吉 亚 境 内 运 到 土 耳 其 的 恩 左 鲁 姆(Erzurum),然后进入土耳其天然气市场,进而进入欧洲市场。

阿塞拜疆在该项目中占有10%的股份,英国、美国、挪威、法国、土耳其、俄罗斯、伊朗共占90%股份,其中美、英、挪威合计占51%。项目运营商是挪威的Statoil公司。

2012年4月,阿塞拜疆能源部长表示,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的年输送能力或从当前的160亿立方米增加至300~350亿立方米。

该管线初步的扩能需要是为输送Shah Deniz天然气田第二阶段开发新增160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这位部长同时表示,如果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达成协议,允许该管线输送来自于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那么该管线或被扩能至550亿立方米/年。

 

3.3.3 西方倡导的欧盟纳布科(Nabucco)项目

欧盟为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极力倡导修建Nabucco天然气管道。2004年欧盟正式组建纳布科项目财团。

该项目是SCP天然气管道的延伸。纳布科管道计划从里海地区的伊朗开始,经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到奥地利结束。管道全长约3 300千米,年输送天然气能力为310亿立方米。

管道若建成,欧洲将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2008年8月俄格战争使欧盟获取中亚油气一度中断,能源安全问题凸现;2009年1月俄乌斗气再次上演,天然气冲突又导致中东欧十余国“断气”两周,更促使欧盟启动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项目。

2009年7月13日,土耳其和奥地利、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4个欧盟国家领导人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签署了天然气输气管道修建协议。纳布科项目原计划于2010年开工,2014年建成运营。潜在供气方是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和伊拉克。

在开始动工前,还要取得天然气供应国的供气保证,但该项目因缺少天然气出口国的承诺而长期推迟。2011年,据报道项目将在2017年建成投产,比原定计划的投产时间推迟了近3年。目前,该项目仍未能开工。

原本伊朗是最合适的供气源之一,伊朗的加入将提高纳布科管道项目的经济性。然而,2010年8月,纳布科项目的各参与方首次对外宣布,迫于政治压力将放弃建设伊朗的管道支线,同时宣布土耳其每年将为纳布科提供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对于天然气年产量仅为7.28亿立方米的土耳其而言,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意味着土耳其需要从俄罗斯或者伊朗进口天然气,而前者正在酝酿的南溪管道项目是纳布科的直接竞争对手。

该项目迟迟不能开工,除不能确定供气源外,可能还有需求方面的原因。路透2012年报道认为,经济危机给欧洲的天然气需求造成极大的打击,以至于在2020年以前欧洲都不再需要新建纳布科这个项目。

法国智库Ifri分析师认为,纳布科项目迟迟不能签订供气协议,最主要的因素在中国。经济增长迅速的中国或将吸纳中亚运往欧洲的全部液化天然气和天然气。他们认为,如果欧洲出手太晚,中国可能会悉数买走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等国的天然气。

 

3.3.4 欧盟跨里海管道

欧盟极力地推动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跨里海天然气管道以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土库曼斯坦为起点,穿过里海海底,通过水下天然气管道进入阿塞拜疆,并与该国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相连。

计划修建的跨里海天然气管道长约300千米,年输气量估计可达200~300亿立方米。整个项目预计耗资79亿欧元。一旦建成,将极大缓解欧盟力推、但仍未落实的纳布科项目气源问题。

由于俄罗斯和伊朗的坚决反对,该项目仍未有实质性的进展。反对理由主要有2条:法律障碍与生态问题。实质问题恐怕是该项目再次挑战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天然气运输优势地位。

法律障碍来源于1991年苏联解体后,里海沿岸国家由2个增加到5个,各方对里海地位及资源划分等问题存有争议。根据国际法准则,当有新的国家成立时,边界水域只有在沿岸国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做出改动。因此,跨里海输气管道建设,如果至少有一个国家反对,那么这个计划就行不通。

关于生态问题,俄方认为里海是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里海的任何生态事故都将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会对这里封闭的生态系统造成致命危害。

 

3.3.5 俄罗斯南溪天然气管道

为与西方项目抗争,同时摆脱乌克兰(俄罗斯现有管线过境乌克兰,两国为此纠纷不断),俄罗斯则力主南溪天然气项目,即由俄罗斯不经乌克兰输往南欧管线。

南溪项目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意大利埃尼公司于2007年6月共同发起,这条全长900千米的天然气管道该管道从俄罗斯经黑海海底到保加利亚上岸,然后通过两条支线分别通达奥地利、意大利等南欧国家。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埃尼公司在这个总投资182.5亿美元的大型输气项目中分别持有50%和20%的股权,德国温特沙尔石油公司(Wintershall)和法国电力(EDF)平分余下的30%股权。

南溪天然气管道计划于2015年前投入使用,建设费用约为100亿欧元,设计年输气量达630亿立方米,相当于俄罗斯当前输欧天然气总量的35%。南溪管道与欧盟酝酿中的纳布科管道项目存在直接竞争关系,但项目前景明显优于后者。

南溪管道的进度大幅领先纳布科管道,后者至今仍未落实气源,融资、跨国建设许可等技术性难题更是无一解决,而气源无忧的南溪管道已于2011年底落实了所有途经国家(保加利亚、匈牙利、塞尔维亚、希腊、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的建设许可问题,唯一的障碍只剩融资,但现在看来这已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俄罗斯政府2012年7月23日确认,11月将确定整个项目的最终投资方案,而南溪管道西伯利亚段工程建设将于年底前启动。

 

3.3.6 俄罗斯北溪天然气管道

为摆脱在天然气过境问题上对乌克兰的过度依赖,俄罗斯力推修建绕道乌克兰的北溪和南溪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在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上取得了极大的进展。

北溪天然气管道,原称“北欧天然气管道”或“波罗的海管道”,是一条将俄罗斯天然气输往北欧的全新管道线路。规划中的北溪天然气管道,以俄罗斯的列宁格勒州维堡港为起点,穿过波罗的海海底后,在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登陆。

北溪天然气管道计划是俄方率先提议的一个能源合作项目,得到德国方面的积极响应。2005年9月,时任德国总理的施罗德与俄总统普京共同出席了双方企业的合作协议签字仪式。根据计划,俄罗斯与德国于2011年前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全长约1 220千米的天然气管道。

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由二期工程组成,合计设计年输气能力为550亿立方米,一期设计年输气能力275亿立方米。一期工程于2010年第一季度开工,并已于2011年11月8日投入使用。据悉,截至2012年5月,俄罗斯已通过第一条支线向欧洲供气36亿立方米。管道的主要气源来自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的南俄罗斯油气田。该项目海底部分总投资为74亿欧元。

北溪天然气管道公司2012年4月18日宣布,北溪天然气管道第二条支线的铺设工作当日结束,比原计划提前竣工。按计划,第二条支线将于2012年年底前正式向欧洲供气。

在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中,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拥有51%的股份,德国两家公司各拥有20%的股份,剩余9%的股份属于一家荷兰公司。

 

3.3.7 俄罗斯的沿里海管道

西方在积极推动绕开俄罗斯的能源管道,俄罗斯当然对此不能视而不见。2007年5月,普京对中亚进行了7天的访问,促成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四国发表联合声明,对现有的自中亚通向俄罗斯的“中亚-中心”天然气管道进行更新改造,并沿此线路铺设新的沿里海天然气管线,从而形成中亚地区规模最大的天然气输送系统。

俄罗斯倡导沿里海管道主要针对西方主导的从里海海底走的跨里海能源管道。两者区别在于沿里海能源管道是从陆上走,跨里海能源管道是从海底走。跨里海管道首先费用很大,另外对里海生态资源构成威胁,如果发生一些漏油的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俄北溪管道已投入运行、南溪管道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俄在天然气西向出口管道建设竞争中已胜出,这条计划中的管道还未有实质性进展。

 

3.4 东向天然气管道

苏联解体后,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土库曼斯坦由于没有自己的出口管道,依靠俄控制的“中亚-中心”管道出口天然气,因此大量天然气不得不低价卖给俄罗斯,双方也发生过纠纷。

为实现出口自主与多元化,20世纪90年代末,土库曼斯坦就正式提出铺设土库曼斯坦至中国上海的天然气管道方案,中国方面也表现出对此方案的浓厚兴趣。

中国对天然气的大量需求在东部地区,而西气东输工程当时还没有上马,将土库曼的天然气输往中国东部,沿途要走几千千米的路程,输气成本过高。

除此以外,中国对土库曼的天然气资源是否充足也没有十分把握,而铺设天然气管道的基本条件就是气源稳定。尽管如此,土库曼斯坦仍然认为中国线路具有很大的可能性,在其他几个线路方案先后夭折以后,土库曼斯坦更把实现天然气输出多元化目标寄托在中国线路上。

2006年4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访华期间,中土两国签署了《土库曼斯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铺设土库曼斯坦至中国天然气管道的总协议》。2007年8月29日,中国和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合作项目开工。

该项目起点为土库曼斯坦与乌兹别克边境地区,之后穿越乌兹别克斯坦中部和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在新疆霍尔果斯入境并与西气东输二线汇合。境外管线全长1 818千米(不包括土境内13千米),工程设计输气能力300亿立方米/年,投资将超过65亿美元。管道分AB双线敷设, A线于2009年12月初试运投产,2010年8月23日,中亚天然气管道B线投入运行,自此正式实现双线运营。

截至2012年1月初,中亚-中国管道向中国供气超过200亿立方米。这条天然气管道的开通对于土库曼斯坦和中国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与现实意义。

 

 

4 结语

中国目前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高达56%左右,保障进口资源的安全可靠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里海油气将是中国除中东以外的重要进口资源来源。里海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并且不需海洋运输,从石油供应的安全角度看,中亚石油更应成为中国的首选目标之一。

要利用里海资源,管道是关键。里海地区的油气生产国一直在各种建设方案中进行着权衡,以获取最大的政治与经济利益;西欧、亚洲、俄罗斯等需求方在管道建设方面则一直进行着激烈的竞争。

中国经过多年的努力,实现了中哈石油管道、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与此同时,还应看到,还有其他一些在建或拟建管道会与我们竞争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资源。

 

因此,中国在现有良好的合作基础上,进一步加深同里海地区的管道合作建设,开展同中亚国家多元化的合作,才能获得长期、稳定的能源供应,这对于保障中国石油安全,同时对于中国西北地区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会起到积极作用。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