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主席中亚之行的背后

2013-10-14 12:47:48 0

中国 中亚 俄罗斯 丝绸之路经济带 上合 能源俱乐部

 

 

 

文|庞昌伟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将联动亚欧涵盖30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开辟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从中亚到印度洋和波斯湾的交通运输走廊,使得亚欧大陆经济“共振”,将重新开启阻滞多年的亚欧经济交通大动脉,实现各国互联互通,重写亚欧经济与地缘政治新版图。

  9月3日至13日,习近平主席首访中亚四国(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9月5日至6日出席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八次峰会,9月13日出席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三次会议。本次出访是习近平主席就任国家主席后首次对中亚国家进行的国事访问,对构筑中国同中亚国家全面战略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

 

 

  中亚是冷战后大国博弈关注的战略重点地区之一

  世界市场对矿产—能源资源的需求日益增长,由此引发新一轮严峻的地缘政治经济争夺和竞争,将引发导致冲突和战争的潜在威胁,从而威胁全球能源安全。

  中亚国家蕴藏丰富的油气、煤炭、铀、稀土、黄金等资源,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为世界三大成矿带之一,是举世公认的21世纪全球最具开发潜力的能源资源宝库和我国最直接的能源资源战略供给区。

  近年来,中国与中亚国家在油气领域的合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已形成以哈萨克斯坦为重点,合作范围扩及周边中亚国家的合作态势,合作形式包括获得油气资源开采权、修建跨境油气管道、并购中亚国家及外资在中亚的油气田以及油气生产技术服务等多个领域。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卡沙甘油田开发之后将成为世界第五大产油国)和68.18万吨铀矿储量(仅次于澳大利亚)。新兴发展中国家中国和印度进入中亚能源资源开发引起美国的异常关注。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预测,2020年前中国经济保持7%至7.5%的增速,进口原油日均830万桶,自产原油420万桶(年均2.1亿吨),2020年年均消费石油6.25亿吨,对外依存度66%。随着页岩油技术的成熟运用,中国国内石油产量可达2.5亿吨。页岩气技术面临本土化突破,2020年天然气产量可达2500亿立方米,将成为世界重要的天然气生产大国。

  中亚—里海地区作为新兴油气资源区,美国出于全球战略的考虑,关注中国、俄罗斯、欧盟、印度、伊朗以及日本和韩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拓展和2014年之后阿富汗重建问题,特别是中国与中亚能源合作、欧亚同盟进展及土阿巴印天然气管道的进展。

  近年来,我国东北、西北、西南跨国油气战略通道建设初步成型,有力了缓解海上通道的压力。“西油东运、北油南运、西气东输、北气南下、海气登陆”油气供应管网格局已经形成。而中亚地区已成为我国发展与周边区域能源合作的典范,为未来打造中亚—俄罗斯能源合作示范区奠定了坚实基础。当前,美国积极推动中东民主化改造、遏制伊朗崛起、控制海上通道,全球能源供给和运输风险上升,中国—中亚陆路油气走廊及未来中国—俄罗斯气管线的战略性凸显。

 

 

  俄罗斯东向能源战略倚重中国

  近年来中俄油气合作不断向前推进并取得重要成果。

  今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俄期间,中俄达成增供原油协议规定,2018年起,俄石油对华增供原油3400万吨。俄气决定优先建设东线天然气管道,计划2018年实现供气,设计输气量380亿立方米。

  2012年中俄石油贸易达到2200万吨,2018年之前有望达到3700万吨,中国将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原油第一大购买国,从目前的每天40万桶提高到74万桶。现有中俄管道输油量为1500万吨,2015年可达到1700万吨。为了增加管道输油量,中俄开始修建石油管道复线。

  俄罗斯加大对中国石油出口是地缘政治和商业双重考量的结果。中俄能源交流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未来应当开拓与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相匹配的能源领域全产业链合作。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中国石油曾在2005年和2009年分别达成金额60亿美元和250亿美元的“石油换贷款”合作协议。根据2009年的协议,中国在2010年到2030年的20年间将从俄罗斯获得25亿桶石油,据估计约为中国当期石油需求总量的4%。

  东向矢量是俄罗斯2030年能源战略中提出的内容。欧洲需求下降、油气价格走低和美国页岩气革命等背景因素,迫使俄罗斯能源公司转向东方市场,弥补和平衡西向的损失。另一方面,对俄罗斯石油公司来说,上半年完成收购秋明—BP之后,在储量和产能上都大幅提高,成为超过埃克森美孚的全球最大上市石油公司,但举债450亿美元,资金链紧张。

  从长远来看,中俄应当考虑进行石油天然气领域全产业链的合作,比如中国公司对俄罗斯公司开发炼油和销售中下游市场,俄罗斯公司允许中国石油公司进入陆上和海上油气田勘探、开发等,形成“风险共担、利润共享”的能源经济共同体、上下游一体化合作态势。

 

 

  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合作成为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基石

  习近平主席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这将联动亚欧涵盖30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开辟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从中亚到印度洋和波斯湾的交通运输走廊,使得亚欧大陆经济“共振”,超越了美国的“新丝路”构想,涵盖了俄罗斯、印度、伊朗等国提出的“北—南”国际运输走廊方案,欧盟的“欧洲—高加索—亚洲运输走廊”计划,将重新开启阻滞多年的亚欧经济交通大动脉,实现各国互联互通,重写亚欧经济与地缘政治新版图。

  中亚地区是中、俄、美三国利益和政策的交汇碰撞区。苏联解体后,里海地区不断发现大规模油气田。这一地区有可能继海湾地区之后成为21世纪世界能源主要供应地之一。因此,新独立的里海沿岸国家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都要求重新确定里海法律地位,里海油气资源开采权自然就与划界问题联系在一起。里海地区连接着欧洲、亚洲和中东地区,是重要的地缘战略枢纽,油气管线布局事关地缘政治。美国推动实施巴—杰管线打破俄罗斯对中亚—里海石油的垄断,俄罗斯极力维护在该地的主导权,中国作为中亚国家的陆上近邻也把中亚管道油气作为本国能源进口的重要来源,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哈石油管道项目稳步推进。中亚与俄罗斯东部能源资源开发形成地理因素造成的价格趋同:中亚油气开采成本低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但运抵中国东南沿海消费区运费高;俄罗斯东部高纬度严寒地带气候条件造成油气开发成本较高,但毗邻中国东北能源需求区。

  中亚是上合组织和欧亚同盟战略功能交融与重叠区。未来中国将与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一道,坚持“上海精神”,加强多边协同,增强本组织抵御现实威胁的能力,构建和谐地区,推动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并与欧亚同盟成员国一道,将上合组织建设成为机制完善、缔造开放和谐的欧亚政治经济空间的载体,合力推进中吉乌铁路建设,把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基石。

  201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访问印度金奈时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为美国大中亚战略的继续。战略意图是把阿富汗作为连接中亚和南亚国际经济与交通网络的核心。新丝绸之路可以同时达到以下目的:开发阿富汗丰富的价值1万亿美元的自然资源;开辟欧亚大陆20亿人口的大市场;向封建帝制国家推行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在沿途国家建设军事基地以保护油气管道;把流向中国的里海资源转引到印度和巴基斯坦;建设“新丝路国家组织”对抗上合组织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2011年11月2日,阿富汗问题:亚洲心脏地带的安全与合作国际会议在伊斯坦布尔召开,34个国家的代表参会讨论了美国提出的“新丝绸之路方案”。

  2014年美军撤出阿富汗后,美国对阿富汗和中南亚的影响将以政治、经济和文化价值观等手段代替军事干涉。中俄应依托上合组织,联手治理阿富汗内乱,参与调解教派冲突、政权建设、社会治理和经济重建,改写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版图。

  以中亚为枢纽的欧亚大通道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现,促进和谐地区目标的实现。经济合作,交通先行。2011年12月,中哈第二条铁路对接成功,为两国经贸合作奠定了更加坚实的基础。上合组织签署《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推动区域交通便利化,诸如中吉乌铁路、“欧洲西部—中国西部”公路等项目的逐步实施。

  中国新疆边境线长5600余公里,与8国接壤,是地处亚欧大陆桥中国连接里海—波斯湾—俄罗斯西伯利亚全球性能源区的战略枢纽支点,是我国能源资源陆上安全通道的咽喉,西接中亚—俄罗斯欧亚经济共同体经济圈,西南连接南亚—中东世界油库,东联亚太经济圈。新疆是我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西部战略屏障和反恐前沿,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战略纵深区,是我国战略矿产资源的重要基地。新疆发展和稳定,关系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民族团结、国家安全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上合组织继续戮力推动区域经济合作;加强金融领域合作,成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和上海合作组织专门账户;成立能源俱乐部。协调本组织框架内能源合作,建立稳定供求关系,确保能源安全,同时在提高能效和开发新能源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建立粮食安全合作机制,在农业生产、农产品贸易、食品安全等领域加强合作。加强人文交流和民间交往,为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打牢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习主席上述观点得到与会元首的高度评价。

  我们应充分利用上海合作组织和新组建的能源俱乐部、中亚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政府间经贸混委会机制等区域或双边合作机制,推进双边或区域多边贸易自由化的进程,协调制定成员国能源资源战略构想。加强同周边国家进行以能源资源互补为主的深层次合作,增强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资源及铁、铜、镍、铝、磷矿等矿产资源的进口安全,使新疆成为我国进口能源和紧缺矿产资源的大通道及向西开放的平台和桥头堡。同时,还要持续加快西部大开放的步伐,把新疆打造成对中亚、南亚和中东开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打造边境口岸国际商业中心城市,优化外贸国际新兴市场和国内区域布局,扩大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推动边境省区发展对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

庞昌伟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作者专栏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