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克石油:夹缝中的生存之道

2013-10-08 21:41:00 0

卢克石油公司 lukoil 康菲 尤科斯 普京 俄罗斯

 

 


|王晓夏

 

 

  “两个月内我们将公布公司未来十年的发展计划。按这一新计划,未来我们将增加30%~40%的化石燃料产量。今年我们已经接近世界石油公司排名的前三甲,20年后我们将成为世界石油业的领航者!”9月中旬在一次公开演讲中,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Lukoil)总裁瓦吉特·阿列克佩罗夫雄心勃勃地描绘公司未来的目标。

 

  尽管阿列克别洛夫对公司未来信心满满,但俄油气行业分析师们却普遍为卢克公司捏了一把汗。

 

  “近几年来,卢克石油公司在俄罗斯本土几乎没有获得任何新油田,俄政府把大量优质资源都喂给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这两家国有能源企业。卢克石油公司发展道路只能被迫放在国外。”俄罗斯能源市场分析师安德烈·维尔尼科夫在接受记者电子邮件采访时解释道。

 

  作为一家私人石油公司,卢克在俄罗斯的日子并不好过。

 

 

 

  幸存者:卢克石油

 

  卢克石油公司尽管是俄罗斯最大、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私有石油公司(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石油),但在俄罗斯境遇却十分尴尬。作为俄国内第二大石油公司,卢克始终游离于主流之外,备受排挤。

 

  尽管如此,卢克能安然挺过普京时代的“国有化浪潮”的洗礼已属奇迹。相比早已被普京政府打压、收购的尤科斯石油公司、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2007年被国家收购)这些早已不存在的大型私有公司,卢克已显得十分幸运。

 

  这一结果,无疑要归功于卢克石油的缔造者——瓦吉特·阿列克佩罗夫。

 

  作为出生于阿塞拜疆一个石油世家的阿列克佩罗夫,在苏联时期从石油工程师一直做到苏联最后一任石油天然气工业副部长,在油气行业服务几十载,可谓根基深厚。

 

  前苏联崩盘前夕,为了拯救处于灾难状态中的苏联石油工业,政府对很多企业进行了重组。阿列克佩罗夫曾经担任过兰格帕斯油气公司的总经理,在其穿针引线下,苏联当局将西西伯利亚产区的兰格帕斯和其邻居的乌拉伊、科加雷姆三座石油城市的油气公司以及几座炼油厂整合成为一家大型康采恩联合企业(卢克就是三城市首字母拼写在一起的读音)。

 

  俄罗斯建国伊始就在1992年启动了国有企业私有化进程,阿列克佩罗夫随即离开政坛再次回到西伯利亚担任了卢克石油公司总裁。

 

  “阿列克佩罗夫不同于尤科斯前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他类似于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是一位沉稳而且善于把握政治动向的旧派政治家,即便苏联时代已经终结,但他们都深知国家政治传统还继续在俄罗斯延续。

 

在卢克石油近20年的发展历程中,阿列克佩罗夫所做出的历次大规模并购决议都没有展现出过于明显违逆俄罗斯政治权威的意愿,再加上他长时间在石油行业积累下的广泛资源,这些都保护着卢克石油在俄罗斯的经营安全。”长期关注俄罗斯能源问题的人士评论道。

 

  对于石油公司而言,最大的发展莫过于投资开发新油田,增加石油储备。自2006年,普京开始“收拾”尤科斯公司,并推动整个行业进行“国有化”改造后,卢克石油公司的境遇变得越来越差。

 

  卢克作为私人石油公司,在俄罗斯国内难以获得新油田补充储备,自2006年起已成下降之势。据卢克石油公司官方数据显示,其国内石油储备已从2006年的190亿桶下降至2010年的155亿桶。

 

  对于政府的挤压,早已习惯苏联式政治逻辑的阿列克佩罗夫对此已见怪不怪,他没有选择批评,而只是逆来顺受,全力维护和克林姆林宫的关系。尽管他在媒体和公众面前极力呼吁,但也只是一次又一次从“侧面”含蓄地向政府和公众抱怨,以此博得同情并改变不公的境遇。

 

  这一抱怨久而久之已经成为阿列克佩罗夫的“特色发言”。

 

  “无论卢克公司所有制是公还是私,首先和其他石油公司一样都是俄罗斯的民族企业,卢克依法向国家纳税,并且承担各种社会义务,公司也从来没有发生过损害公众利益的丑闻。因此卢克应该享受和其他俄罗斯国有石油同等的公平待遇。”阿列克佩罗夫不断向公众和政府宣讲他的理由和逻辑。

 

 

 

  境遇突变

 

  阿列克佩罗夫口中的公平待遇,就是希望卢克石油能如同国有石油公司一样能获得俄境内的油气资源开发权,并且获得和国有企业一样的税务优惠。

 

2007年,当俄罗斯石油公司完成了对尤科斯公司的并购后,在2008年5月初,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签署了《关于外资向对国家国防和安全具有战略意义的经营公司进行投资之程序的联邦法案》,借此希望将外国公司从石油工业中剔除。

 

  新法案明确规定: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陆上油田、储量超过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田、以及位于大陆架上的所有的油气田都被认定为战略矿产资源,外资都将被严格限制进入。

 

  另外俄政府修改了《矿产资源法》,规定只有拥有五年以上大陆架开采经验的国有公司才能获得俄罗斯大陆架的新开采许可。

 

  此法案对卢克石油公司是一沉重的打击。2004年之前,卢克石油公司尚不是严格意义上私有制企业,俄政府持有卢克公司7.59%的股份。当年,俄总统普京在和康菲石油公司总裁会晤后,随即拍板决定以19.88亿美元的价格悉数将卢克公司的国有股份卖给康菲。

 

    从此,康菲成为卢克的战略合作伙伴,随后又将股份增持到了20%。而卢克从中获得了部分康菲在欧洲和美国的成品油销售网络渠道,但也因此失去了俄政府在股权关系上最后一丝联系,成为完全意义上的私人石油公司。

 

2008年新法案出台后,国家因素再次主导了整个石油工业,也动摇了卢克和康菲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随后的两年间情况急转直下。

 

  “对于大型油田的开发,俄罗斯政府宁愿选择国有的天然气工业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处于不利的情况之下。我们没能像预先设想中那样,在俄罗斯获得开发新油田的机会,大油田都百分之百地给了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2010年初,康菲首席执行官穆礼怀(Jim Mulva)在被迫选择战略撤退,出售部分卢克股份时无奈地感慨道。

 

2008年成为国有和私有石油公司发展进程上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因为在此之后只有俄政府控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控股51%)和俄罗斯石油公司(控股75%)才有权不经过竞标直接获得大陆架油田。而天然气工业公司又可根据《天然气供应法》不通过竞标可以获得大陆架开采许可,仅2008年,俄气就获得了10张许可证,包括总储量高达3.3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和1.433亿吨石油的采区。

 

   “我们甚至有兴趣在承担风险条件下,积极参与北部海域大陆架的地质勘探工作。”阿列克佩罗夫在2010年曾动容地向总统梅德韦杰夫请愿。因为过去两年来,两家国有公司在大陆架项目的开发上进展缓慢,这不仅导致舆论指责,甚至让俄官方感到不满。

 

  尽管,当时俄官方态度出现了某种转向的迹象,但卢克的境遇并没有因此而改观。卢克只能继续选择顺从,并调整姿态来应对不利的经营环境。

 

 

 

  与康菲“离婚”

 

  陷入被动局面的卢克在2010年末果断终止了和康菲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且迅速将橄榄枝伸向了俄罗斯国有能源企业,借此希望获得俄境内石油天然气项目,至少获得参与的希望。

 

  在2011年4月,卢克石油公司“情非所愿”地先后和巴什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同巴什的合作,双方将联合开发巴什石油所拥有的特列布斯和季托夫油田。而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合作,双方将联合在俄罗斯石油公司拥有的大陆架区块进行地质勘探,并“依法”共同开发已经发现的油气田。

 

  在签署相关合作协议后,阿列克佩罗夫特意强调卢克只是获得了开发大陆架项目的希望。但是这一希望对于卢克公司而言,太过短暂。8月底,在普京极力撮合下,俄罗斯石油公司成功和埃克森美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卢克从“合作者”滑落到了“旁观者”的位置上。

 

9月中旬,卢克公司透露称,原本在8月底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合作被迫推迟到年底,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合作仍然在进行中,只是谈判已经变得异常艰难。

 

  “必须改变现行法律条款或作出调整,使得投资者可以主动投资或联合国有企业投资大陆架项目,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在未来7到10年内,我们将无法开展大陆架项目。”事后,阿列克佩罗夫略有些悲观地感慨道。

 

  除了难以获得俄联邦境内的新油气田的开采权外,在税收方面,卢克石油公司也难以像其他国有公司那样在高风险且投资巨大的大陆架项目中获得税收优惠。为此,活跃的阿列克佩罗夫在各种公开场合为争取弹性的税收政策而广为呼吁,他也亲自多次向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进言。

 

9月初,俄能源部公开宣布将改变现行政策,将对所有大陆架项目实施税收优惠,借此鼓励俄境内大陆架项目的开发。俄罗斯当局希望,到2040年,能从大陆架开采1.1至1.2亿吨石油和2400至2700亿立方米天然气,为此总计需要投资3100亿美元。

 

  尽管俄罗斯项目需要巨额投资,但在无法获得俄联邦项目的情况下,拥有雄厚财力的卢克却只能将大笔资金投入到其海外项目中去。

 

 

 

  再度出海

 

  “我们非常有兴趣收购美国、越南及东南亚地区油气企业的上游资产,同时公司对勘探等业务也非常感兴趣。”9月初,在黑海沿岸举办的“索契2011”国际投资论坛上,阿列克佩罗夫通报了卢克公司正在商讨一系列海外收购计划,此轮收购将会在年底实施。

 

  根据今年9月份卢克公司的半年报数据显示,由于其国内第二大油田——吉马那-别乔尔斯基油田大幅减产,导致卢克公司总产量相比2010年将下降3.5%~4%。为了遏制这一颓势,卢克必须积极向外扩张,增加石油储备。

 

  事实上,卢克石油公司的对外扩张早已全面铺开,并在2008年俄政府政策转向后变得更为积极。

 

2009年卢克公司牵手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赢得了伊拉克西古尔纳2号(West Qurna-2)油田开发权。这一总储量约130亿桶的超大型油田,将极大缓解未来卢克公司的石油储备压力。

 

  今年10月份,阿列克佩罗夫将前往伊拉克,向伊拉克方面提出今后卢克所有招标意愿,而卢克在伊拉克的项目也将在今年底前正式开始生产。

 

  “如果卢克继续寻找并开发类似伊拉克这样的大型海外项目,这将从根本上改变卢克现有的石油生产结构和总产量,提高目前海外石油产量占卢克公司总产量的比例。”安德烈·维尔尼科夫分析道。据他估算,仅卢克公司在伊朗投资的油田,未来每年将会为卢克增加8700万吨的产量。

 

  目前,卢克海外的油气产量占总产量的9.3%,这一数值在近几年里不断攀升,去年这一比例相对2009年激增了近一成。

 

  除了伊拉克项目外,目前卢克在伊朗、哈萨克斯坦、埃及等国均有油气开采项目。不但如此,卢克还对美国非传统油气项目十分感兴趣,未来还可能涉足墨西哥湾的石油开采。

 

  卢克希望通过一系列对外扩张后,让公司油气总产量在2012年停止下滑并保持稳定,并且在2013年开始实现增长。为此卢克开始厉兵秣马,在2011年第一季度,卢克石油公司已经完成了总额为18亿美元资金储备,用于海外并购。此外,卢克每半年所积累的自由资金流可达47亿美元,这意味着如果需要,卢克能拿出更多的钱。

 

  和康菲“离婚”后,康菲在2011年初抛售了所持有的卢克公司剩余的股份。卢克回购了这些股份,并希望将所持的库存股份在香港现金增资(SPO)。由于近期石油价格的低迷,卢克已经取消了今年的原定计划,但阿列克佩罗夫近期表示计划仍将继续,只是上市时间推迟到了明年中旬。此举将为卢克带来更多的自由资金流用于扩张。

 

  在此轮收购中,卢克目标早已锁定上游资源。卢克公司管理层表示,除了卢克和意大利ERG公司合资经营的一家炼油企业外,公司未来十年内,卢克不再收购任何海外中下游资产。 

 

  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上下游产业资产,涵盖成品油销售、炼油、勘探和开采。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相比,卢克拥有庞大的成品油销售网络,不但辐射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而且辐射美国和欧洲国家。“卢克”作为成品油商标,已经被《英国金融时报》在2009年评选进全球100个最著名的商标之列,而俄罗斯只有两个商标入围。

 

  良好的产业布局,使得卢克的经营十分稳健。尽管,2011年卢克大幅减产,但9月份出台的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净利润相较去年激增61.8%,盈利66.44亿美元。尽管卢克倍受国家冷落,却成为俄国内投资者所追捧的对象。9月初,卢克公司向外界公布公司运营状况,声称即便油价继续跌到每桶30美元,公司依然能够实现盈利。

 

  在俄罗斯国内发展空间日渐狭窄的卢克石油,其未来是否还能延续这一势头,还将取决于海外收购的成功与否。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