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石油出口:撬动世界的力量?

2014-08-31 23:04:50 0

美国 石油出口 外交助力 中东 俄罗斯 于潇枫

  

 

 

|于潇枫

 

上月,美国商务部向美国企业产品合伙公司和先锋自然资源公司发布了秘密规定,称经过微加工的凝析油具备出口资格。这是近40年来,美国生产的原油首次销往海外。而第一批凝析油船货的购买者,据称是亚洲贸易商日本三井物产和三菱商事。美、加等迅速崛起的油气生产国,正将亚洲视为能源出口目的地。

 

 

原油出口解禁终现苗头

1973年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美国为尽快减少对进口原油的依赖,开始禁止出口大部分原油。1975年,美国国会通过《能源政策和节能法》,赋予政府处理能源问题的权力;同时授权总统控制国内和国际石油供应,并建立10亿桶战略石油储备,以缓解未来可能出现的石油供应中断。

如今,美国石油自给度大幅提高,长期以来的出口禁令导致供应过剩,库存令WTI价格受压,打击了本土石油开发商的投资意愿。根据现有的规定,企业可以出口美国炼制的燃料,如汽油和柴油,但不能出口原油。一些超轻质油(如凝析油)在被略微加工后,可被重新分类为燃料。这就形成了一个监管的灰色地带,或许将成为放松原油出口禁令的一个途径。

日前,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已经通过“个别裁决”程序,允许总部位于休斯敦的企业产品伙伴公司和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先锋天然资源公司出口凝析油。专家认为,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已为首次原油出口扫清了道路,允许能源公司绕开长达40年的美国原油出口禁令。在以尽可能少的程序加工这批原油之后,上述两家公司可从8月份开始发货。

日本贸易公司三井物产已与这两家公司签署了短期凝析油购买协议。三井物产租用了一艘名为BW Zambesi、载重7.6万吨的油轮,将借道巴拿马运河,从美国向东亚运输凝析油,三井物产已将一船凝析油出售给了韩国的炼油企业GS加德士。日本科斯莫石油也购买了一艘美国凝析油船货,预计10月抵达日本四日市炼厂。美国产品合伙公司还与日本三菱商事签署了短期合约,或将在9月首次装船。 

 

“能否解禁”重回业界话题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世界其他国家此前也并不关心美国的石油禁令,因为美国的石油出口曾似乎是最不现实的假设。

然而,北美页岩油气繁荣改变了这种状况。受惠于得克萨斯州鹰福特和北达科他州巴肯页岩油田的大量原油产出,美国原油产量飙升。同时,随着汽车燃油经济性上升,美国石油消费停滞,美国原油进口加速下滑。

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原油产量达到25年来的高位,而2013年美国原油进口量比5年前下降了15%。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也预测今后5年内,全球新增原油供应的1/3将来自美国,美国或从此将从原油主要进口国变成净出口国,对中东原油的需求将因此降低。

随着美国原油产量迅猛增长和国内炼厂加工能力趋于饱和,美国放松原油出口政策是大势所趋。这次允许两家企业出口超轻质原油的举动表明,美国政府可能出台新措施,将某些需要较少加工环节的超轻质原油定义为燃油,令其获得销往海外的资格。

由于美国页岩油气技术革命带来传统能源复兴和原油进口大幅下降,近几个月来,不少美国石油公司高管、石油学会领袖、国会议员和媒体纷纷呼吁,联邦政府应该放松上世纪因石油危机和能源短缺而出台的限制原油出口政策。

近日,美国能源部长莫尼兹在韩国首尔参会后透露,国内原油产量近些年来增长迅猛,同时一些原油的品质不太适宜在美国本土炼厂加工,因此奥巴马政府正在重新考虑原油出口问题。当莫尼兹作出明确表示后,美国原油价格应声上涨,当天在纽交所的收盘达每桶101.7美元,创2014424日来的新高。

 

 

国际能源“波澜”或因解禁而生

可以预见的是,美国原油出口一旦解禁,不仅将搅动美国国内局势,而且其影响势必波及国际能源市场,甚至是国际政治局面。美国页岩气的大量开采,改变了美国对能源进口的依赖,所带来的能源独立前景正为美国外交政策助力,可协助美国削弱一些能源出口国的国际影响力,甚至很有可能会使美国减小对中东地区的干预力度。

是否放松原油出口,一直是美国国会争论的话题,相当一部分民主党议员认为,原油出口将推高美国国内的石油价格。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石油巨头在海外尝试获取更高额的利润,一些美国国会的议员也在寻求变革。

此前,在美国天然气出口是否解禁方面也存在类似的争论。一些化工生产企业也认为,天然气放开出口,将推高国内的用气价格。但奥巴马政府还是力排众议,绕开国会,单方面批准了7个大型天然气出口计划。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今后的原油出口解禁带来希望。

 

 

美国期待亚洲市场回应

一旦美国原油出口解禁,最大的销售市场就是亚洲,特别是东亚市场。目前,亚洲的凝析油分离产能为每日110万桶,其中日本和韩国总共占一半的份额。这两个国家更乐于尝试将美国作为替代供应方。

亚洲买家一直在观望美国原油是否合适,以及美国出口商的定价是否有竞争力,因为与能提供相似等级原油的供应方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相比,美国原油的运送里程更长。卡塔尔是亚洲凝析油的最大供应国,日供应量约45万桶。澳大利亚和东帝汶合计石油日产量近17万桶,多数销往亚洲市场。

最值得美国注意的是亚洲凝析油的第二大供应国——伊朗。根据年度合约,在伊朗南帕斯凝析油约25万桶/日的产量中,有55%以较大折扣出售给东亚买家,这是美国出口面临的竞争。自从美国和欧盟去年底减轻对伊朗的制裁、换取伊朗限制核活动后,伊朗原油出口已增加约30%,至每日125万~130万桶,其中大部分为售往东亚的南帕斯凝析油。

据悉,一些伊朗凝析油的售价比迪拜价格低5美元/桶,比卡塔尔价格低约8美元/桶。这意味着美国的凝析油价格必须比类似级别的卡塔尔凝析油更低,才能吸引东亚买主。

伊朗经济因为西方制裁而受到沉重打击,制裁导致其原油出口减半。目前伊朗向亚洲出售质量更优、价格却更低的原油,让美国原油几乎没有太多进入东亚这些能源消费国的空间。东亚国家购买伊朗的凝析油,价格要比从美国购买便宜很多,即使今后会购买美国凝析油,也不会是主要买家。(原载《中国石化报》)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