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然气供需格局“外疏内塞”

2013-11-14 12:16:40 0

中国 天然气 定价机制 进口 卡塔尔 俄罗斯 土库曼斯坦

 

 

 

 

文|刘乾

 

 

过去十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始终保持两位数的增长。2012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比上年增长12.9%,产量增长6.5%。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最新数据,今年前三季度天然气表观消费增长13.5%,明显高于9.2%的产量增速。

在国内天然气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增加进口成为弥补缺口的唯一途径。中国从2006年开始进口天然气,从当年的9.4亿立方米增长到2011年的314亿立方米,年均增幅超过100%。2012年,中国进口428亿立方米天然气,2013年预计将达到530亿立方米。在国内需求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如何保障供应成为关键问题。

  中国天然气储量并不丰富,仅占全球常规天然气储量的1.7%,且埋藏条件不易于开采。页岩气和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产量难以在短期内大幅增长。这些都是天然气自给的限制条件。但是,增加进口也需要解决多个瓶颈问题。

  首先,天然气这种商品的特殊物理性质限制了其自由流通。与石油不同,天然气的气态性质决定其难以直接使用廉价的海运方式。目前,全球约有70%的天然气贸易仍是管道气,液化天然气(LNG)近几年有所增长,但从绝对数量上看还难以取代管道气。而管道运输方式存在两个限制条件。一是一条管道建成后只能向一个特定的方向输送天然气。二是输送量不可能突破管道的最大输气能力。

  其次,天然气资源的开发方式决定市场难以在短期内增加供应。天然气开发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无论是管道气还是LNG,开采商在气田开发初期就开始预售天然气,签署15年至25年的长期合同,同时根据合同进行天然气管道或LNG生产厂的建设。一般到气田投产时,所有的商品气都已经被预订完毕。

  从全球范围看,天然气资源的集中程度比石油更高。俄罗斯、卡塔尔、伊朗和土库曼斯坦四国集中了全球60%的天然气储量,但伊朗仍是天然气进口国。在全球天然气市场上,俄罗斯拥有类似石油市场上沙特阿拉伯那样的地位,即比较充足的开采能力(俄罗斯目前的天然气产能超过每年6000亿立方米,实际开采量大约为5500亿立方米),能够在需求高峰期迅速提高产量。

但俄罗斯只有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与中国的天然气谈判还没有结束,对华管道气供应不会早于2018年。同时,俄罗斯LNG生产能力非常有限,每年只有1000万吨,大部分销往日本。尽管俄罗斯目前规划了多个LNG项目,包括不久前与中国石油签署LNG销售协议的亚马尔项目,但直到2016年才可能投产。

  土库曼斯坦已经建成了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成为中国最大和最稳定的陆上天然气进口来源。同时,中国也取代俄罗斯成为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最大采购国。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土库曼斯坦拥有比较充足的天然气供应能力,但这条管道还在扩建之中,尚未达到设计运输能力。这条管道于2009年年底建成通气,将国际上一般需要的五年缩短到了两年多,为保障国内天然气供应发挥了重要作用。

  卡塔尔是全球最大的LNG生产国和出口国。卡塔尔的LNG项目建设在2008年前后达到高峰。但国际金融危机和美国“页岩气革命”打乱了卡塔尔的LNG开发计划,一些项目被暂停或取消。加上LNG的长期合同预售方式,市场上的现货LNG数量有限。与此同时,中国的多数LNG接收站尚处于一期建设阶段,接收和储存能力有限,这也限制了中国的LNG进口。

  毋庸讳言,天然气价格是中国天然气市场发展和供应保障的一个重要限制因素。一方面,与替代性燃料相比,天然气价格较低,使得上游开采商没有动力开采,却刺激了下游消费,无形中加剧了供需矛盾;另一方面,较低的价格承受能力使中国在国际天然气贸易中处于不利的谈判和竞争地位,与俄罗斯的供气谈判持续长达10年,价格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并不意味着涨价。只能说在现有的价格体系下,天然气的价值被低估,从而无法使天然气在市场机制的条件下进行勘探、开发、运输和销售,扭曲了资源应有的配置方式。

如果能够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促进常规和非常规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同时以合理价格保障天然气的进口,使国内供需达到平衡,甚至供过于求,那么在市场机制下的天然气价格仍有可能下降。

实际上,美国“页岩气革命”下的天然气价格走势已经证明,在市场定价机制下天然气价格有望下跌,而实行天然气政府定价的俄罗斯,在开采成本和税收的压力下,不得不将天然气涨价幅度与通胀水平挂钩,每年进行“指数化”涨价。

  应该认识到,国内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备。这不仅包括天然气干线、支线和配气网络的建设,也包括地下储气库的调峰能力建设。欠发达的输气管道和地下的调峰能力低是造成季节性气紧的重要原因。

  目前,中国天然气管网分布还比较分散,天然气生产、运输和配送缺乏统一的管理和调度,难以灵活机动地调配资源。同时,中国的地下储气库总调峰能力非常低。2012年年初,中国地下储气库的工作气总量为47亿立方米,2013年年初达到73亿立方米,仅为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的5%。

而在全球三个主要储气库市场,这一水平基本达到20%。可以说,在中国天然气市场发展过程中,管网和地下气库建设仍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具有重要意义。

 

 

 

 

评论区


请您登录后进行评论

暂无评论